住院6個月,大家已完全認不出他是誰了

標籤:心律失常作者:麻醉MedicalGroup2019-10-07 16:04:00

最近,夜班之神似乎特別照顧我,每每到我值夜班總是各種急診手術。如果說120拉過來的也就算了,就連住院的病人都不放過我。這不,十一之前最後一天值班又是一個不眠之夜。

住院6個月,大家已完全認不出他是誰了

那天值班,連續兩個骨折手術就忙活到半夜。剛想休息,就接到腦科電話:一會有手術!

我一下就有點懵了,沒聽說救護車拉來重病人啊,哪來的急診?

打電話過去一問才知道,原來是一個在院腦科病人。該病人已經住院半年了,這次是由於懷疑腦室-腹腔引流管感染,決定暫時撤掉這根引流管。

我繼續追問他們,這個病人為什麼這麼急?就不能明天做嗎?

電話那邊的回覆讓我差點氣炸,那邊的理由是:第二天上午有一個專家手術,做完手術要去陪專家,這臺手術只能提前做。

住院6個月,大家已完全認不出他是誰了

氣炸規氣炸,手術該做得做。外科這幫傢伙因為自以為能給醫院賺錢,總是這麼肆無忌憚的。他們不想想,沒有這些兄弟科室們在後面給他們堵窟窿,指不定出多少事呢!

上個世紀之前的外科醫生確實牛,這個不得不佩服。那個時候,外科醫生體格檢查、看片子、看心電圖、看各種化驗都是樣樣精通,現在很多年輕外科只會看檢查結果。近些年的醫療裝置更加智慧化,甚至都不需要去分析就能直接得到診斷結果。

住院6個月,大家已完全認不出他是誰了

電話結束通話,我帶著鬱悶進了手術室。很快,我就調整到滿血復活的狀態,畢竟麻醉工作不能有任何紕漏,任何小的細節都可能會影響到病人的生命安全或者預後質量。

拿到病歷的時候,我翻看檢查的過程中就感覺這個名字很熟悉。因此,我一下就回憶起這個病人來了。這個病人給我印象非常深的原因,是由於當時的搶救現場令我非常難忘。

住院6個月,大家已完全認不出他是誰了

由於麻醉科醫生精通各種急救技能,同時對呼吸迴圈等生命系統有非常全面的掌握。因此每每有重大搶救,院裡都要給麻醉科打電話支援。那天接電話的正是我,接到電話後的第一時間就趕到了現場。到達現場後,發現是一個顱腦外傷的病人。很壯實的一箇中年男性,頭大、脖子粗,一看就是個壯勞力。旁邊有一箇中年婦女,她正在用都是血的兩隻手幫著醫護人員按著他腿部的出血部位。當時這個傷者是被卡在了車裡,頭部受傷的同時,他腿部的一根動脈血管也斷了。她媳婦一邊按著呼呼冒的血、一邊求醫生救救他家老頭,因此這一幕才讓我印象非常深。

住院6個月,大家已完全認不出他是誰了

很快,護士就推著病人進來了。當我看到病人的一剎那,我就有點懵了。我看到的病人是一個黑瘦的老頭,身上幾乎沒有一點贅肉。都說C羅體質率低得驚人,我看這個病人的體脂率可以用“零”來形容。

看到這個病人瘦成這個樣子,我知道這個麻醉非常具有挑戰。

住院6個月,大家已完全認不出他是誰了

由於對病人的營養狀態有了充分的瞭解,手術麻醉過程有驚無險的算圓滿度過了。那麼,有人會問,這個病人怎麼這麼瘦?

1.首先就是他吃飯不好的問題。顱腦外傷病人一般都是從鼻飼管打入食糜才解決吃飯問題,因此營養自然比不上我們用口吃的種類豐富。

2.長期臥床,全身各個系統的功能都在退化。因此,消化功能也是退化最嚴重的系統之一。大家可以想想那些長壽的人,各個都是能吃能喝的。歷史上,“尚能飯否”的典故充分說明了消化功能健康的重要性。

3.人體氮平衡的問題。也就是說,如果這個人處於負擔平衡的狀態,你吃得再多而不會長肉。我們正常情況下都是正氮平衡,因此我們才有了吃得多會胖的煩惱。正氮平衡是指氮的攝入量超過排出量。兒童生長髮育期、孕婦、哺乳期及康復病人,由於體內需要蛋白質合成新組織,或合成酶和激素以滿足生理需要,食入氮量多於排出量,蛋白的合成代謝超過分解代謝,即可出現正氮平衡。而臥床的病人幾乎都是負氮平衡,因此隨著臥床時間的演唱會越來越瘦。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7 16: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