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20年,當老了病了,未來在哪裡?

標籤:常識作者:老年生活實驗室2019-03-29 07:59:00

講述:牟一(78歲)

記者:崔佳佳

再婚20年,當老了病了,未來在哪裡?

“20年前,我再婚時,有人跟我說過一句話:再婚女人就是個不花錢的保姆,你年輕還能幹活能照顧家的時候,沒人說什麼,等你老了幹不動了,別人就不會向之前那樣對你好了。”78歲的牟一說她當初還不能理解這句話的含義,但現在,事實真真切切發生在她身上,她才明白其中的苦楚。她被“拋棄”了,20年的辛苦付出全都成了泡影。

遇到他,以為找到了後半生的歸宿

20年前的一個春天,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婚介所認識了現在的老伴。他比我大10歲,第一次見他,我就感覺很親切,他給我的感覺乾乾淨淨,精神頭很好,說話也很有禮貌。經過一段時間的交往,我們決定在一起,並且領了結婚證。雖是再婚,但我希望這段感情有一份法律的保障。他答應了登記的要求,所以我很感激他,我感覺下半生又有依靠了。記得我們決定去登記前,與他的孩子們商量,他的孩子希望我們籤一份婚前協議書,雙方約定婚前財產歸個人所有,婚後財產共同所有,生活支出AA制。我感覺這個要求不過分,我自己是事業單位退休,退休金也算可觀,本來我就不是圖他的錢才和他在一起的,於是,我非常爽快地簽了那份婚前協議。

婚後,我們的感情還是不錯的,他平日裡喜歡吟詩寫作,也喜歡唱歌跳舞,我們有著共同的愛好,他還經常寫一些小詩來讚揚我,表達我們在一起的幸福生活,我對他有著很濃的崇拜。結婚前,我被單位返聘,但為了更好地專心地照顧他,我把返聘工作辭了,我心裡也不後悔,只要我們兩個人過得好,一切都值。

再婚生活的“刺”越長越多

再婚生活不會是一帆風順,我有心理準備,畢竟我們都有子女,我對他的孩子沒有撫養過,也不能要求他們像對待親媽一樣對待我。且在婚前,我就知道他女兒對我們的婚事是不太贊成的。我原本以為寫了婚前協議可以打消孩子們的戒心,可事實並非如此,我與孩子們之間的矛盾像一根根刺一樣越長越多,越來越鋒利地刺痛著我們婚後的生活。

再婚20年,當老了病了,未來在哪裡?

他女兒每次來我們家前,我都會把家裡裡裡外外打掃一遍,但每次他女兒進門之後就開始“衛生大檢查”,只要手指能摸到灰,馬上就“變臉”,似乎我怎麼做,都不能贏得孩子的滿意。婚後家裡的電器幾乎都是我買的,只有一次,我們在電視上看到了一款淨水機的廣告,花了老伴的錢買了一臺,半個月後,他女兒回家看到了,得知是他爸爸花錢買的後,就“勒令”我們退貨。有時候,她看我不順眼了會說,“你住在這裡,沒跟你要房租就不錯了!”老伴也會隨聲附和他女兒,這讓我很傷心。我反駁,“我是你的老婆啊,我不住在這裡我住哪裡呢?就算是一個住家保姆,你也得給人吃給人住,還得給人開工資吧”。

夫妻兩人都被查出癌症

2010年,老伴被查出了食道癌,吞嚥非常困難,當時醫院大夫說他只能活半年了。我的血壓很高、心臟也不好,但我還是不離不棄地照顧他。因為他的病很多,老是反覆,我心裡也很焦慮,就得了口腔潰瘍,一直好不了,疼得吃不了飯,體重從128斤掉到了84斤,整個人皮包骨頭,體力不支,我跟老伴商量,找個護工吧,但是他不同意。原本我們的婚前協議上寫的是生活支出AA制,但是自從他住院之後就沒有再拿過一分錢的生活費,大夫說他也就只有半年的時間了,我也開不了口跟他要錢,我自己拿錢請了一個鐘點工,替我分擔一些。

2014年,我反覆發作的口腔潰瘍最終惡化,被診斷為舌癌,做了部分切除手術。在我住院期間,老伴也去醫院看過我,當時我心裡還挺感動的,覺得老伴還是關心我的,從醫院出來之後我住到了自己兒子家,三個月後恢復得差不多了,我又回了我們倆的家。但是,我一個人照顧他已是力不從心了,我再次跟他商量請個保姆,他還是不同意,這麼多年,我也知道他是個不捨得花錢,對自己很苛刻的人,我也沒辦法,只好自己掏錢請了一個鐘點工。

再次查出癌症

不幸再次發生在我身上,2018年,我被查出了“腎癌”。在醫院住了半個月,醫生說要做腎切除手術,但我的心臟和血壓問題很嚴重,恐怕支撐不了長時間的手術,要先回家靜養一段時間。我住院期間,老伴住在兒家,我回家之後就給老伴打電話讓他回家,但是,老伴說他在女兒家住習慣了,不回來了。我請求他,說我一個人在家很害怕,萬一我摔倒了也沒有人幫我打個急救電話。他的女兒拿過電話懟我:我們不能給你打120,到了醫院要家屬簽字,我們可不是你的家屬。你要是怕摔倒了沒人打120就去你兒子家住。

再後來,老伴回家住了一段時間,我記得那時正好是三伏天,那天中午天非常熱,他的女兒又來到我們家,說是給他爸爸找了一個出租房,條件很好,要把他爸爸接走,我也攔不住。可是當天傍晚,老伴就自己回來了,我問他:你怎麼回來了,你女兒知道嗎?老伴說:他出門遛彎坐錯車就回到家裡來了。我怕他女兒找不到他著急,趕緊給她打電話,女兒在電話就開始發火,讓他爸爸趕緊回去。我說:天太熱了,要不你來接他吧,萬一他走迷路了、中暑了怎麼辦?她女兒直接說:他自己怎麼去的就怎麼回來。老伴就這樣走了,拄著個柺杖,看著他瘦瘦的背影,我心裡真難受,可是我們都沒有辦法。老伴歷來是沒有主見的,女兒說什麼就是什麼,他也不敢反駁。

雖說我們是再婚夫妻,但我們是登記領了證的,我們的婚姻應該受到法律保護,我的個人權益也應該受到法律保護。這幾年,我前前後後住了四次院,老伴一分錢也沒有出,無論他和他的女兒怎麼對我,我都盡心盡力地對待他,因為我心裡總是對他有份感激,感激他給了我一個家。我的工資雖然不是很低,生活是沒有問題的,但我現在身患癌症,需要治療,老伴也沒有給我一分錢的幫助。

再婚20年,當老了病了,未來在哪裡?

後 記

採訪到最後,牟一說,她把自己的故事講出來,並不是想謀取些什麼,她說她現在的狀態能熬到80歲也就夠了。她只是想跟廣大的再婚家庭的子女們說:請善待再婚的女人吧!

編後——

讀了這個故事,心頭一緊,為老年再婚夫婦捏了一把汗。無論再婚多久,總有一天會面臨生老病死,由於沒有共同的兒女,再婚老人雙方的情感、權益能否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和尊重,將成為一個繞不過去的“坎兒”。

如何邁好這個坎兒?需要從法律和道德兩個層面考慮。法律方面,雙方兒女對自己父母有贍養責任,這一點再婚夫婦要有明確認知。道德方面,再婚夫婦最好在婚前就把可能出現的問題以及解決方案,做出規劃,把醜話說到前面。具體到這篇文章裡的再婚夫婦,其實解決方案可以有多種——或由各自的子女接回家贍養;或雙方協商一起住到老年公寓,既有專業人員來照護,又能滿足彼此情感需求;還可以共同出資請住家保姆照料……

當然,無論哪種方案,只要充分溝通,務實求真,總能找到一個最大公約數,讓再婚老人雙方都能有一個滿意的結局。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03-29 07:5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