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標籤:骨質疏鬆作者:鳳凰衛視2019-10-07 14:07:00

做中國的建築,留著故鄉的味道。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建築大師們,努力地為這個高速發展的時代留下愜意、留下浪漫、留下鄉韻悠長。

五頂尖的中國建築師,曾在《名人面對面》暢談自己作品中的家園與光陰,他們是“造房子的人”,他們把細膩的家園情愫融入建築巨集大的敘事,又把漫長的光陰歲月注入一磚一瓦。

名人面對面

中國建築師 | 光陰與家園

這就是生活的一個迴圈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王澍,全球建築界最高獎,普利茲克獎的獲得者。《名人面對面》節目組走訪了他設計的獲獎作品中國美術學院象山校區,在主持人田川驚歎於他的奇思妙想和鬼斧神工時,他卻花了很長時間,講述那著名的獲獎建築旁的一張長凳和他在家鄉的西湖旁喝茶的羈絆。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中國美術學院象山校區

“有一天我在象山校園裡畫建築設計圖,想到這兒如果有個長凳的話,上面的人應該不會著涼,不會被完全暴晒,我就開始研究,陽光和風會怎麼進來,最後我就在這兒畫了一個長凳。等到房子造好之後,我坐在一棟房子裡喝茶,有一天我就看到有一個人躺在那個凳子上睡覺,我就特別高興。你可以看到這就是生活的一個迴圈,當我看到了生活裡的這個景象,我開始喜歡它,最後我把它設計出來,之後就有人開始按照這個意思繼續生活,真是有一種幸福感。

王澍認為,建築實際上是一個生存的空間,關乎著一個人以什麼樣的姿態和觀念去面對這個世界。在他看來,並不是全世界所有的房子都是建築,我們生活在城市裡,有很多人造的龐然大物是完全壓倒自然的。

“比如用象山校園作為一個例子,沒有人規定我這個房子造多大多高,沒有限制。但是我會很自覺地讓整個校園的建築都控制在一個高度上,我稱之為,要比樹低一點的高度,這是一個基本的標準。將來這個樹長大之後,一定都比我的建築要高,這是一個基本的態度。我會面對這座山,所有的建築其實都是在和山說話,有的建築是端正的對著它,有的是從側面看著它,有的對它喃喃細語。你可以看到它就像是一個合唱,因為山比我先到這兒,我對它的尊重是起碼的。

把每一個房子想象是一把傘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張永和為中國建築設計行業開創了很多個第一:他是第一位在國際建築研究名學府麻省理工學院建築系擔任要職的華人,也是建築界“諾貝爾”——普利茲克建築獎評審中的第一張中國面孔。

有意思的是,張永和曾給浙江衢州設計了一個公共廁所,沒有分開男廁或女廁,大家都可以走進去,然後再進到一個獨立空間裡。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區域是給殘疾人的,另一個是給帶孩子的。

建築不是給人一個封閉的盒子,你總是要跟外界和城市有一個接觸。我們可以把每一個房子想象是一把傘,中間挑很大的眼,延伸十米出去。可就在這十米中間,有很多空間,可以做很多活動。”

建築師首先是一個詩人吧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衚衕泡泡32號、朝陽公園廣場、鄂爾多斯博物館、哈爾濱大劇院、南京證大喜馬拉雅中心、黃山太平湖公寓,馬巖鬆“山水城市”的建築宣言被越來越多的關注和討論。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北京朝陽區的中央公園

馬巖鬆認為,能讓自然跟人工對話,讓人能感受到自我和情緒,這是建造建築和城市的一個初衷。馬巖鬆管北京叫“山水城市”,在他心裡,北京很自由,有著各種縫隙,不是一個經過精心規劃、整齊劃一的城市,這裡有很多生活氣息,很多可能性就這樣在這裡發生。北京既是一個皇家園林,又非常市井,在馬巖鬆小時候,人們並不是疲於奔命地在想“我怎麼能有一個大房子”或者“我怎麼能上一個好學校”。

我覺得建築師他首先是一個詩人吧,他應該創造一種空間,讓人能進入到一種詩意的狀態,一進入到這個空間就平靜下來。我理想的狀態,就是讓人跟環境有一種情感的對話。意境和詩情畫意這些東西,在古典城市和園林裡都做到過了,只是在現代城市又缺失了。”

建築應該向自然學習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作為建築師,朱鉳有著包括“世界最具影響力的五位(五十歲以下)建築師之一”的眾多榮譽,“數字北京”、“深圳OCT設計博物館”、“大理楊麗萍表演藝術中心”,朱鉳的作品也很具有辨識度。朱鉳曾提出“自然建築”的想法。這組由窯爐變形的建築群,是朱鉳的新作——景德鎮御窯博物館。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景德鎮御窯博物館

如果我們今天還不懂得,建築應該自然學習、受自然啟發的話,我覺得非常可悲。你會發現,無論在北京還是在深圳,四處都是快速的腳步,城市在改變。我走的時候還沒有商品房,這時候已經開始了,四處都是建築工地,你就覺得,為什麼這麼多的建築工地,沒有我們的一席之地呢?”

每一個時代都有自己時代的痕跡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北京茶兒衚衕8號,典型的北京“大雜院”,建築師張軻對它進行改造後的微雜院就在這裡,圍繞著一間極小的院子與它中間一棵六百年的古樹展開。他使用回收的舊磚、新灰磚、墨汁混凝土,將新改造的部分與周圍的建築融合在了一起。衚衕裡從未見過的藝術館、圖書館,舞蹈教室,將會在千年古都的衚衕生活裡誕生出新的故事。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張軻改造後的微雜院

張軻設計的微雜院裡,孩子們有一種天然的安全感,這裡不會有車跑來跑去,但又有城市空間的豐富性,還有很窄的小衚衕可以供孩子們穿來穿去,爬上爬下。

每一個時代都有自己時代的痕跡,有它自己的巨大魅力,我覺得每一個歷史應該有自己的層次,我們這一代人,應該有這個能力去精心儲存這些記憶。你進了這個微雜院以後會突然發現,哇原來衚衕裡的生活,也是可以非常時尚的。”

位於上海的瑞士某企業辦公樓,由張軻團隊設計,他是落款的簽名設計師。建築主體由很多個不規則幾何網路系統構成,這個系統裡安放了大小庭院,由廊體連線,而內部則穿插了轉折的樓梯,直通屋頂的花園,讓人很難想象這是一個製藥企業的辦公區。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張軻團隊設計的辦公樓

在這個建築裡,人們的視線可以穿透空間,在光線、尺度和形狀上形成了新的體驗。這樣的設計打破了相對封閉而均勻的傳統辦公理念,讓工作中的人和人交流起來更加輕鬆,張軻希望這樣的空間能夠提升大家的工作效率,而團隊對於庭院的特別設計,更是一次用現代建築語言詮釋中國園林的創舉。

“我覺得每一個地方的建築,都可以跟這個地方發生關係,跟幾百幾千年生活在這兒的人的習慣發生關係。”

更多內容關注

鳳凰衛視中文臺

《名人面對面》

中國建築師

理想 與我的城

他們造的房子,是你心中遺失的家園

編導:李異

編輯:劉夢琪、撕紙小妹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7 14: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