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逐步接受恐艾干預知識體系後 就離艾滋病恐懼症脫恐不遠了

標籤:艾滋病作者:恐艾干預中心2019-10-07 20:57:00

隨著逐步的接受恐艾干預知識體系,很多艾滋病恐懼症患者的自我脫恐經驗在不斷增長,當增長以後,一些在艾滋病恐懼症中產生的誤區就會越來越少,自己的心態也就在不斷的提高和穩定。特別是跟著一名唯一的專家老師不斷篤行的時候,知識體系變得非常精煉而沒有雜質,雖然還有恐艾的波動存在,但是自信心被加強。那麼這個時候在閱讀自己的時候,也總會對自己和他人變得越來越寬容,不僅是對艾滋病與自己關係的態度產生了很多改變,就連在生活工作中和他人相處,也發生了很多轉變。不再就一些小事懷恨在心,也更能去很好的體驗親情的彌足珍貴。當這樣的高度不斷地被拔高,再受到刺激也很難產生較大的艾滋病恐懼反覆。畢竟這個是很多事情到最後真的徹底解決了,而不是單純靠安慰和艾滋病檢測單快速讓自己舒服了一陣子,過一陣子又繼續波動和恐懼。

當逐步接受恐艾干預知識體系後 就離艾滋病恐懼症脫恐不遠了恐友都在為脫恐而不懈的努力

生活中,並沒有多少人會關心艾滋病恐懼症患者為了擺脫艾滋病恐懼症付出過多少努力,撐得累不累,摔得痛不痛。也許在通過反覆對比和了解以後在好大夫上找到一位非常不錯的專家,給專家洋洋灑灑寫了好幾百個字,或者打了一個電話,最終只得到兩個字,沒事。就會有很大的失落感,覺得專家並沒有重視和理解自己。也許很多艾滋病恐懼症患者將自己的痛苦在下了極大決心說給家人以後,然而家人們都是淡淡的說出一句,想多了,不要擔心。這樣恐艾症患者會感到由衷的失望,這樣的不被理解是精神動力學中常談到的壓抑。很多時候,壓抑過多就會有被拋離感,隔離感。想想恐艾這是一個多麼痛苦的事情,想想脫恐這是一個多麼花時間,多麼耗費精力的事情,如果僅僅是一個人負重前行,咬牙堅持。在不斷的拋離感和隔離感下,這樣的堅持能堅持多久呢。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更需要一個既是艾滋病防治專業領域,又是擁有豐富心理干預經驗的醫生老師一對一進行支援。

在更多時候,恐艾症恐友打起十二分精神在堅持,力圖讓別人儘可能看不出什麼。明明自己每天在網路上瘋狂搜索,想到萬一被感染艾滋病心如刀割,卻要燦爛的微笑,面對著領導和家人。明明心裡受到艾滋病資訊刺激變得很脆弱,卻必須表現得如此堅強,眼淚在眼睛裡打轉,卻必須活生生吞進肚子裡。在社會環境中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我必須告訴每個人我過得很好,別人也覺得我有一個不錯的家庭,應該感到幸福快樂,可是在陰暗深處的我卻不斷的哭泣,這個又能被誰理解呢,特別是夜深人靜,很多時候是沒有辦法去相通,為什麼很多人在性方面那麼開放都從來不恐艾,可是自己卻有那麼一點點接觸,甚至根本就沒有性接觸,卻在恐艾。

當逐步接受恐艾干預知識體系後 就離艾滋病恐懼症脫恐不遠了並不一定每一個都會理解恐友

太多這樣的疑問影響著艾滋病恐懼症患者,與其彷徨於網路,逢人就問問題,卻沒有真正沉澱下來去思考,到底我應該怎麼脫恐。有問題就去用科學的經驗解決問題,而不是靠自己的感覺。就像艾滋病恐懼症患者,總覺得只要我擁有了足夠多的艾滋病知識,我不僅自己能脫恐,還能去幫助別人。結果呢,自己安慰其他恐友倒是一套一套,可是一說到自己,那種萬一產生的如暗黑一般的恐懼,讓人透不過氣。艾滋病知識只是脫恐道路上很小的一段路,除了艾滋病知識,我們還有好幾個關鍵點共同整合,才構成脫恐的鑰匙。

就像很多恐艾症患者每天到處找專家去分析艾滋病感染概率,基本上把網路上向地壇佑安的很多專家都問詢完畢了,有的還憑藉一些關係找到了像邵一鳴,汪寧等頂級國內艾滋病專家。甚至自己都可以去當一個優秀的志願者,但是卻也還在反覆思考艾滋病感染的萬一可能,卻還在突然受到一點點日常生活的小刺激又開始反覆琢磨艾滋病的風險可能。這到底是因為艾滋病識不足夠,還是或者說是其他方面出了問題呢。

不要讓自己錯誤的感覺來影響自己,我們最信賴的感覺對我們的影響是特別大的。在恐艾心理諮詢中,很多所講究的方法恰恰和我們的感覺並不一致,如果這個時候我們只看感覺,不去思考客觀,是很容易讓恐艾症加重,在這時候就算去反覆學習艾滋病知識,那並不是最優化的方式,而是我們要去分析這個時候到底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當逐步接受恐艾干預知識體系後 就離艾滋病恐懼症脫恐不遠了恐艾不代表毀滅卻代表重生

千萬不要覺得恐艾這輩子就毀了,像在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預約的恐友們一直跟著自己老師學習,基本上絕大部分都脫恐成功,回到現實生活裡,而不再滯留於網路中。如何脫恐,就看在老師針對性的模型下怎麼調整自己。對於恐艾,就像生活中有些事情,我們不想發生卻不得不接受,不想懂卻不得不去懂,就像有的恐艾症患者和老師建立了穩定的關係。但真的到了徹底脫恐哪一天,要說離開還真的有點傷感很多恐友都會哭泣。這不是一種絕望的眼淚,只是這一路走過來的艱難和對老師的不捨,但是既然已經脫恐,就意味著關係的結束,我們不得不放手。

很多時候,做艾滋病恐懼症的干預,非常容易被誤會,但就算被誤會,也不想去解釋。對於自己能不能脫恐,信與不信,就在恐友一念之間。真正瞭解了恐艾干預中心,又何必再過多解釋呢。一個人再多麼資深,但他不去了解恐友,不用心回覆和幫助,只是單純“沒事”兩個字,其實什麼用也沒有。

真正的脫恐需要雙方共同努力,醫生老師是在於除了專業能力和背景以外,發自內心的關心和體貼自己的預約恐友。雖然工作忙碌,但卻是實實在在的惦記著自己的恐友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7 20:5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