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醫百」“點亮”癌細胞——一個小女孩“絕處逢生”背後的故事

標籤:帕金森病作者:蒲匯眾創2019-10-21 17:09:00

圓圓的小臉,大大的眼睛,漂亮的金髮,每個見過Danica的人,都誇她是個可愛的小天使。她本該和同齡人一樣,在父母的呵護下,無憂無慮地在公園裡奔跑、在旋轉木馬上歡笑,然而,無情的病魔卻讓她的七彩童年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

「星醫百」“點亮”癌細胞——一個小女孩“絕處逢生”背後的故事

▲可愛的Danica(圖片來源:西雅圖兒童醫院)

21個月大時,Danica被診斷患上了一種罕見疾病——非典型畸胎樣/橫紋肌樣瘤(ATRT)。這是一種中樞神經系統惡性腫瘤,常發生於兒童小腦或腦幹,得了這個病,存活時間常常不足一年。在接受了手術切除、化療、幹細胞移植、鐳射消融、質子放射療法等各種治療之後,Danica的病情一度得到了控制,但好景不長,很快她的病情又出現了復發的跡象。醫生告訴Danica的父母,準備進行第二次手術!

在實體瘤治療中,手術切除是最重要的手段之一,但問題在於,一旦沒切乾淨,極容易導致癌症捲土重來。Danica是幸運的,她的第二次手術非常成功,病理學檢查顯示,那些腫瘤細胞已被清除得乾乾淨淨。Danica能夠重獲新生,除了主刀醫生精湛的技術,也離不開一款新穎的醫療產品——tozuleristide(BLZ—100)。

Tozuleristide是一種顯像劑,由位於美國西雅圖的Blaze Bioscience公司開發。儘管創立不足10年,Blaze Bioscience已在腫瘤染色領域牢牢佔據了一席之地。如今的Blaze Bioscience由Heather Franklin女士掌舵,她曾在多家大型藥企和生物技術公司擔任高管職位。在今天的這篇文章裡,藥明康德內容團隊邀請到了Franklin女士,請她聊一聊關於tozuleristide,以及兒童用藥開發背後的那些故事。

「星醫百」“點亮”癌細胞——一個小女孩“絕處逢生”背後的故事

▲Blaze Bioscience公司總裁兼執行長Heather Franklin女士

揭祕tozuleristide

做手術時,有一個問題讓外科醫生們非常頭痛:如何將腫瘤切除乾淨又不傷及健康神經組織?“腦癌是兒童頭號‘癌症殺手’。手術時,如果不小心將正處於發育階段的兒童的正常腦組織切除了,會帶來很多負面影響;換個角度,如果腫瘤沒有被清除乾淨,患兒此後將不得不接受更多的放療或化療。” Franklin女士表示。在臨床實踐中,目前的解決方案多依託於術前掃描和醫生職業技能,此外,一些大醫院配備有術間磁共振成像(MRI)裝置,外科醫生會在手術進行到一半時停止手術,進行掃描——不幸的是,這些傳統診療手段往往效果平平。面對患者的未竟醫療需求,Blaze Bioscience決定開發一種顯像劑,幫助外科醫生在手術期間精確檢測腫瘤與健康腦組織之間的界限,而他們的目光,投向了一種大自然的“饋贈”——蠍子。

在民間,蠍子被譽為“五毒之首”。北宋著名理學家、詩人邵雍在《蠍蛇吟》中寫道:“蛇毒遠於生,蠍毒近於死。”蠍子不僅看上去面目猙獰,毒液中所含的毒素更令人毛骨悚然。然而,Blaze Bioscience的研究人員卻發現,蠍毒除了能傷人,還有“識別”癌細胞的潛力——蠍毒中有一類名為CDP的多肽能夠與癌細胞特異性結合。於是,他們對蠍毒中的CDP進行優化與合成,最終開發出了一種合成化合物——tozuleristide。

“我們提供的這種技術,有助於實現完全切除腫瘤,同時避免傷及正常組織。” Franklin女士表示。研究表明, tozuleristide可天然地與腦中的癌細胞結合,因為同時結合了熒光染料,在受到近紅外光照射時會發光,從而“點亮”癌細胞。值得一提的是,tozuleristide可在術前一小時進行靜脈注射,直至術後36小時,仍可在腫瘤和正常組織之間提供有意義的對比。在醫院環境下,tozuleristide的這種能力非常實用——臨床實踐中,有時候手術會緊急實施,有時候手術又可能會被推遲。目前,tozuleristide已在全美7個研究中心(很快將增加到9個)進行臨床試驗,預期將於2021年提交新藥申請(NDA)。

「星醫百」“點亮”癌細胞——一個小女孩“絕處逢生”背後的故事

圖片來源:Blaze Bioscience官網

在tozuleristide的幫助下,Danica擺脫了病魔的陰影,走向了新生,也讓很多兒童腦癌患者重新燃起了生命的希望。那麼,它能否惠及更多的患者?

“Tozuleristide的作用機制尚未完全闡明,不過實驗室研究表明,它既能與癌細胞上幾種不同蛋白質結合,也能與多種細胞結合。動物研究已證實了這一點,在臨床試驗中也看到了這樣的現象。這似乎是對大多數癌症都起作用的一種普遍機制。” Franklin女士表示,這意味著tozuleristide可能適用於大多數癌症手術,如腦癌、乳腺癌、面板癌、胃腸道癌、前列腺癌和肺癌手術;同時,不僅僅是兒童患者,成人患者也將因此受益。

「星醫百」“點亮”癌細胞——一個小女孩“絕處逢生”背後的故事

▲Tozuleristide成人膠質瘤臨床試驗簡介(圖片來源:Neurosurgery)

破解“無藥可用”困境

為人父母者大多有過這樣的尷尬經歷:給孩子去買藥,卻發現偌大的藥店裡,兒童用藥只佔據了巴掌大的一點點地方;打開藥說明書,很多時候就那麼籠統的一句“請遵醫囑”或“酌情減量”,令人無所適從。事實上,儘管全球新藥研發工作如火如荼,各種藥物臨床試驗與上市申請也頻頻獲批,但兒童用藥的短板卻日益凸顯,品種少、劑型少、規格少,很多兒童患者面臨著一種無奈的困境——無藥可用。為什麼開發中的兒童用藥這麼少,難點究竟在哪裡?

“兒童可不是‘縮小版成人’,他們在成長和發育,因此,開發兒童用藥與成人用藥相去甚遠。以腦瘤為例,無論是潛在原因還是所在位置,兒童與成人都差異很大,”Franklin女士說:“開發兒童用藥的首要難點是安全性:為兒童開發藥物,安全標準要高得多,稍有不慎,便會給他們帶來長期性負面影響;成人用藥開發中在正常志願者身上開展的研究,在兒童臨床試驗中是不被允許的。還有一點值得注意,一旦在兒童臨床試驗中出現負面安全事件,無論最終是否歸因於藥物,都可能對整類產品造成嚴重衝擊。”

Franklin女士同時表示,在臨床試驗中招募兒童患者是開發兒童用藥的另一大難點:一方面,與成人相比,患有某種特定疾病的兒童數量較少,而且他們需要承擔更大的風險;另一方面,想說服家長用未經證實的藥物治療他們的“心肝寶貝”,也絕非易事。此外,在臨床試驗中還面臨著其他一些挑戰,比如往往要為兒童開發單獨的劑型,等等。

如何應對這些問題,向兒童患者(乃至成人患者)提供更好、更快、更低廉的藥物?Franklin女士給出了三種可能的應對方向:

在臨床試驗中採用新的演算法——用更少的患者檢測有效/無效訊號恢復對醫藥行業的信任——有了信任,便可以重新探索藥物開發/批准背後的風險—收益方程,加速藥物通往患者的速度朝著加快審批和分擔風險的方向轉變

值得期待的未來

對於兒童用藥的未來,Franklin女士認為值得期待。她表示,以美國為例,美國政府先後出臺了包括《創造希望法案》(Creating Hope Act)和《促進兒童治療及平等法案》(RACE for Children Act)在內的一系列法規與政策,為推動兒童用藥開發保駕護航。此外,像囊性纖維化基金會(Cystic Fibrosis Foundation)和肌營養不良症協會(Muscular Dystrophy Association)這樣的組織也在採取風險慈善等方式,與企業合作推進藥物開發。

“我相信,只要安全問題得到充分解決,監管機構非常願意與藥物開發公司展開合作。因此,一旦資料收集完畢,一種安全有效的藥物就能迅速獲得批准。” Franklin女士如是說。

後記

民間傳說《八仙過海》中有一個名叫“鐵柺李”的神仙,他有一個藥葫蘆,裡面的藥包治百病。然而,傳說畢竟不是現實,兩者之間的鴻溝難以逾越。在Franklin女士看來,並沒有什麼包治各種癌症的“靈丹妙藥”,“癌症是許多不同的疾病,它們不斷變化和變異,需要從不同角度予以應對。”儘管如此,Franklin女士相信,隨著免疫療法、人工智慧/機器學習等各類新診療手段不斷湧現,人類治療癌症的方式將會發生深刻變革。

在和投資者交流時,Franklin女士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如果有一天我能夠徹底離開癌症手術領域,我不但不會感到遺憾,相反會感到非常欣慰。”對於Franklin女士來說,這一天也許非常遙遠,不過,她和同伴們已經走在了一條充滿光明的道路上。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21 17: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