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深夜喊話:“老師,兒子的作業被我撕了”,抗議填鴨式教育

標籤:頭痛作者:莫老師談教育2019-10-07 16:52:00

曾經在網上看見這樣一個帖子,一位臺灣父親,因為心疼五年級的兒子,經常寫作業到深夜,最後選擇撕掉兒子的作業及課本,讓兒子去睡覺。

一、背後的原因令人心疼又無奈

原來自從兒子上了五年級後,一切就發生了改變,作業很多,經常半夜都做不完,做不完作業,第二天又會別罰抄寫,作業就是在這樣的惡性迴圈下越積越多。這位父親心疼兒子,在得到家人的支援和同意後,決定將兒子的作業撕了,讓他去睡覺。並喊話老師:“兒子的作業,我撕了……”可惜得到老師的回覆是:“教育方式可以在討論,但該交的作業還是得補上。”

父親深夜喊話:“老師,兒子的作業被我撕了”,抗議填鴨式教育

不管在哪個年代,哪個地區,哪個學校,這樣的經歷都是似曾相識的。就比如一到假期,老師就會流很多抄寫的作業,而且是抄很多遍。

堆積的作業,無形給孩子太多的壓力,也令孩子變得更沮喪,也許,這就是,填鴨式教育的悲哀。但作為學生和家長,又有幾個有勇站出來發聲呢?

父親深夜喊話:“老師,兒子的作業被我撕了”,抗議填鴨式教育

二、要做多少作業才算夠,“重量”與“重質”之間如何權衡

不管是在家長的角度,還是在老師的角度上,我認為這位父親的做法有些過於偏激,但這種敢於為孩子發聲的行為和勇氣也值得讓人拍手叫好。

2017年的《中國中小學生寫作業壓力報告》中顯示,中小學的日均寫作業時常在3小時左右,這個資料是全球水平的3倍。

父親深夜喊話:“老師,兒子的作業被我撕了”,抗議填鴨式教育

家庭作業的目的是讓學生回顧一天所學的知識,檢測自己一天所獲,一些一味地抄寫看似讓孩子們規矩地坐在了書桌面前,筆雖然在作業上洋洋灑灑,但究竟有沒有刻進腦子,還是個未知數。所以作業應該“重質”,而不是一些機械性,填鴨式的複製。

父親深夜喊話:“老師,兒子的作業被我撕了”,抗議填鴨式教育

三、家庭作業與成績之間的關係大嗎?

作為一名老師,也可以說是一大部分老師都認為:家庭作業並不能評估學生成績的多少。在學生時代,很多人都有過類似的經歷,課代表幾乎都沒有把作業收齊的情況。

不經過大腦,填鴨式的重複抄寫,不僅讓學生產生了學習的惰性,還會失去去學習的熱情。因此如何因材施教地去佈置家庭作業,能夠讓學生從作業中獲得有效反饋,才是關鍵。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7 16:5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