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發現人可能並不是一個單獨的意識,而是多個意識作用的結果

標籤:幻覺作者:指尖科技說2019-10-06 17:53:00

精神分裂的多個意識

精神分裂一直是神經學研究上非常神祕的一種現象:

一個人身上會存在幾個不同的意識,每個意識相互獨立,甚至各自有完全不同的性格。

而同一個時間裡,只有一個意識是處於主導地位,其他意識更像是睡著了,完全不知道另外一個意識對身體做了什麼。

一般認為控制身體時間最長最穩定的,就是本人真正的意識。

而分裂出來的意識,有時候甚至是知道自己就是分裂出來的意識,會嘗試去保護那個本人真正的意識。

比較著名的中國患者,是已故臺灣暢銷書女作家林奕含。

科學家發現人可能並不是一個單獨的意識,而是多個意識作用的結果

她描述自己有時候會突然發生“解離”,好像睡著一樣,突然醒來,發現自己站在下著雨的馬路中間。

我們以為這只是一個病,然而科學家的實驗發現卻認為,可能每個人大腦本來就有多個意識。

腦裂患者

人的大腦有左右兩個半球,而兩個半球通過一個叫“胼胝(pianzhi)體”的結構連線起來,胼胝體就好像是兩個大腦半球的橋樑。

而治療癲癇病有一種不得已的方法,是把胼胝體切除,從而切除兩個大腦的連線。

這種被切除了胼胝體,兩個大腦失去連線橋樑的患者,被成為“腦裂”患者。

科學家發現人可能並不是一個單獨的意識,而是多個意識作用的結果

研究者通過腦裂患者的觀察,發現兩個大腦經常各自為政,甚至可以說各自就是一個意識。

諾貝爾獲獎者的實驗

最著名的實驗來自曾經獲得1981年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的得主羅傑·斯佩裡。

科學家發現人可能並不是一個單獨的意識,而是多個意識作用的結果

羅傑·斯佩裡找到一個由於癲癇病,做了腦裂手術的小男孩,進行實驗。

羅傑先是直接問小男孩長大後的志願是什麼,小男孩回答說“繪圖員”。

羅傑認為,人的語言是由大腦左半球控制的,所以小男孩說出來的,其實是左半球意識的答案。

那大腦右半球的答案是不是一樣呢?

大腦右半球控制了左邊的身體,於是羅傑在小男孩的左邊擺出“你長大後想要做什麼?”這幾個字。

然後讓小男孩用左手,通過拼單詞的方式,把答案拼出來。

結果小男孩拼出來的,不是“繪圖員”,而是“汽車比賽”。

實驗結果表明,大腦左半球想要做“繪圖員”,大腦右半球想要做“塞車手”。

左腦和右腦得出了完全不同的兩個答案。

科學家發現人可能並不是一個單獨的意識,而是多個意識作用的結果

尤瓦爾·赫拉利的《未來簡史》中,也有一個故事,二戰隊伍老兵WJ,也切掉了胼胝體。

他生活中,有時候左右手會做相反的動作。

例如有時候他想要把門關上,右手會按照他的意思,去關門。

但是受右腦控制的左手,卻會去開門。

科學家發現人可能並不是一個單獨的意識,而是多個意識作用的結果

上面兩個現象,都說明了大腦的左半球和右半球,有兩套不同的傾向和偏好。

而進一步的實驗,說明了左右大腦半球不單隻偏好不同,連大腦資訊處理都是相互獨立的。

新的實驗來自美國科學院院士、認知神經科學之父邁克爾·加扎尼加的研究團隊。

究人員先是把腦裂患者在鼻子中間遮住,這樣左眼和右眼看到的東西是不同的。

第一個實驗,研究人員讓患者左眼看雪景;右眼看雞爪。

然後讓患者,用兩隻手分別指出與自己眼睛看到的東西有關聯的東西。

結果患者的左手指向雪鏟,右手指向雞。

這個結果,驗證了上面羅傑·斯佩裡的結論,左右半球的傾向性和認知不同。

研究人員進一步實驗,他們直接問患者,你看到了什麼?患者回答看到了雞。

因為語言中樞在大腦左半球,而左半球控制的是右眼,右眼看到的是雞,所以患者說看到的是雞,右手也指向右眼看到的雞。

但是這個時候,研究人員問患者,明明看到了雞爪,為什麼左手會指向雪呢?

患者的回覆,是因為“養雞的雞舍需要鏟子”。

患者的語言回答,顯然是因為不知道右眼看到了雪,所以篇出來的。

說明患者的左右腦的資訊處理,是獨立的。

科學家發現人可能並不是一個單獨的意識,而是多個意識作用的結果

第二個實驗,研究人員讓患者的左眼看到一張有趣的圖片,右眼看不到。

由於圖片有趣,所以患者竟不由自主的微笑起來,甚至臉紅。

這個時候,研究人員問患者為什麼笑呢?

患者竟說,是因為有光突然閃了一下;

患者繼續笑,甚至還用手捂住嘴巴笑起來,研究人員繼續追問他為什麼笑。

患者回答的是房間裡面有一臺機器看起來很好笑。

這個結果進一步說明,腦裂患者一個腦半球看到的東西,另外一個腦半球看不到。

也就是說,左右腦的資訊處理是獨立的。

科學家發現人可能並不是一個單獨的意識,而是多個意識作用的結果

從上面的實驗來看,腦裂患者的左右腦有不同的性格,而且資訊處理是相互獨立的。

也就是說,左右腦各自,很可能就是兩個不同的意識。

值得注意的是,那這兩個可能的意識,到底是怎麼聯絡的呢?

左右腦通過默契連線

研究人員認為,腦裂患者的左右腦,是通過默契連線的。

就好像美國中央情報局執行一個任務,但美國國務院卻毫不知情;

而這個時候,美國國務院被問到中央情報局的這個任務的時候,就現篇了一個故事出來。

也就是左半球大腦,為了解釋自己的行為的合理性,而編造出一個理由。

這種默契的本質,很可能是基於大腦左右半球的一個共同的認知:

他們都認為自己是同一個人。

科學家發現人可能並不是一個單獨的意識,而是多個意識作用的結果

正常人大腦

要知道正常人的大腦,也是分開左右半球。

也就是說,從生理上,正常人是完全有“腦裂”患者一樣的生理機制。

那正常人,就很可能也是同時有兩個意識。

跟腦裂患者不同的是,因為正常人有胼胝體連線,所以左右大腦半球的資訊和感受是互通的。

或許人的意識,本身就並不是一個獨立的意識,而是這種多個意識共同作用的結果。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6 17:5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