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回府,鎮南王府草包大小姐素手乾坤,翻雲覆雨,從此驚才豔豔

標籤:刷牙作者:會開花的思緒2019-10-06 14:21:00

大家好,我又來給大家推文了,每天都會給大家推薦好看的小說的哦!關注下我吧,我帶領書荒的寶寶們不迷路,點選頭像還可以閱覽其他的文章,也有很多推薦的小說,幫助大家解決書荒難題,今天給大家推薦寵文:一朝回府,鎮南王府草包大小姐素手乾坤,翻雲覆雨,從此驚才豔豔精彩不斷,趕緊閱讀吧!

一朝回府,鎮南王府草包大小姐素手乾坤,翻雲覆雨,從此驚才豔豔

《風華起》

作者:滿地節操

內容簡介:他用畢生心血步步為營。她是他的降將,看著他一步步實現自己的偉業,卻在最後關頭一敗塗地。   “若是不能為你奪得皇位,那便用我的性命來償還好了,總之這一次我們定能兩不相欠。”拿回屬於自己的文佩,怕是這一輩子再也送不出去了吧!   執起他的劍,她要為他捲土重來,扭轉乾坤。一起朝堂爭鬥,一場時代更迭,一個個絕豔天縱之人,譜寫一卷動人心魄的風華錄。

精彩片段:百里昭知道她的用意,沒等後面的黑衣人追上去,便用掌風關上了窗戶。自己一個人便能全心應戰,雖然吃力但也沒讓對方佔上風。

刀劍相拼的聲音不一會兒便引每個房間亮起了油燈,在掌櫃帶著下人敲門的時候,百里昭效仿孟錯趁他們一個閃神,縱身破窗而出。 孟錯本躲在牆角,聽到咚的一聲便伸出頭瞄一眼,就看見一團黑影砸在地上。 “啊···”黑影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 “這邊···”孟錯聽出是百里昭趕緊伸出左手去扶他。原來剛才打鬥中百里昭傷了腿,躍下窗戶的同時又是受傷的腿先著的地,因此這會兒已經是完全不能動了。 “快追,他們還在下面,別讓他們跑了。”黑衣人帶著人也躍下樓。 “頭兒,他們跑了····”矮個子的黑衣人指著前面一輛飛奔的馬車叫道。 “給我追···” 看著一群黑衣人絕塵而去,孟錯才撥出一口氣,拍拍胸口:“好險,不過他們也挺蠢的。” “先別高興,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百里昭靠在牆邊。 看看現在的狀況的確很糟糕,一個傷了手,一個傷了腿。等那些人追上馬車發現那是個空城計,肯定馬上殺回。 幸好遇到一個好心地大夫,將他們撿了回去 “他的右手怕是廢了。以後是再也不能用劍了”大致診了一下病情,白鬍子大夫搖搖頭。 雖然孟錯已經做好了這個心理準備,但是從大夫嘴裡聽到這個結果,難免還是有些失望。 百里昭在旁邊聽到這個訊息一開始有些詫異甚至是帶點失望的情緒,不過馬上好像又想通了:“大夫,還請盡力。” “待我為他縫合傷口。這半個月怕是不能用這隻手了,過一個月開始慢慢恢復,儘量不要拿重東西,除了不能再用這隻手習武,倒也不至於會影響日常生活。”大夫說著取出銀針蘸上酒在火上消毒。 銀針穿過面板,只見孟錯咬緊牙關面色慘白,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滴落頸脖裡。到最後幾乎已經失去了意識。只見一個身影坐在床邊在自己手邊忙著,然後便是一片黑暗。 再次醒來,日已當空。下意識抬起手遮住眼前的光線,卻發現手腕上纏繞了一圈圈白布根本使不上力。

一朝回府,鎮南王府草包大小姐素手乾坤,翻雲覆雨,從此驚才豔豔

《嫡女風華》

作者:花菲雪

內容簡介:她是西北鄴城的明珠,自小被外祖父帶走,如珠如寶地呵護著。西北人盡皆知劉家有個金貴的外孫女,體弱而不得見人,但是誰又知道,她三歲殺入韃子的營帳,砍下了他們首領的頭顱,她五歲收服了天魔宮一眾,八歲以冉流蘇之名紅遍西北五省,人人見之都要尊一聲冉七爺。建立了趙朝第一支娘子軍,是趙國最年輕三品白龍小將軍,更在暫代劉家家主,手持打龍金鞭,上打昏君,下打佞臣,既除後宮奸妃,又可滅亂政宦官。明明是一賊聰明的人,偏偏栽到了京城那遠近聞名的淚水小王爺手裡,從此喜怒哀樂,歡笑淚水,她為這個人嚐遍了。

精彩片段:蕭天城皺著眉,“只怕她那二孃不放過她了。”

“哼,你們擔什麼心,人家敢這麼大膽自是有底氣。瞧瞧說了個什麼,能把人嚇得一個面色發白,一個癱倒地!”君昊霖意味深長看著遠去背影。幾人正說著,忽然一個人影衝了過來,韓淇墨猝不及防被一道身影打得翻倒地。席上頓時熱鬧了!蘇婧芸拉著蘇婧雪悄悄退席了,還好發生這麼一出。“你敢打本世子!”韓淇墨看著突然向他動手黃興海大怒,上前給了黃興海一拳,二人立時廝打了一起,男子頓時亂成了一團。臺上表演中斷,韓淇墨到底不是個吃素,黃興海被胖揍了一通後清醒過來,腦中似有一片混沌,但立刻只記得韓淇墨從他手中搶走了幽夢樓如煙,又買走了他看中不久舞月,他很憤怒,這樣情緒腦子填補了腦中短暫空白,他沒時間去思考自己為什麼會被壓韓淇墨身下遭打,只能回擊。兩人抱成了一團,打得昏天暗地,周邊人死都拉不開,這時,遠處聽到動靜總管來了, 吩咐左右道:“還不將人分開!”君昊霖一腳將黃興海踢到了一邊,“好大膽子,魯國公世子也敢打,嗯?”黃興海喘了幾口氣,捂著腰間痛吟。有總管做中人,這場打架總算是結束了。漫步桃林間蘇婧語淺淺一笑,伸手摺了一隻桃花,湊到鼻間嗅了嗅。還好,從席上逃出來了,否則,她會被悶死不可。她換了身素裝,臉上也貼了人皮面具,飛燕已扮成了她樣子呆了閣樓內。桃林中分出兩條小路,蜿蜒到深處被桃林再次掩映了頭。蘇婧語扯下一片桃瓣含了嘴裡,粉色旖旎,,成片成片後形成了花海,徜徉於其中,真想做一個夢。漫天桃花下,鋪就一張地毯,就這麼露天睡著,該是何等美事。前面有一個微微傾斜坡兒,坡上是青色淺草,桃樹夾其中,還有幾株梨樹,蘇婧語躺了兩棵樹中間,陰影投射臉上,留下暗影。她跳起來,摘了一支梨花,湊到鼻端聞了聞,淡淡香氣鑽入鼻肺。清宜人!看著藍澈澈天空,她異樣滿足。盯著盯著,她覺得嘴角有什麼東西逸了出來,擦了擦,有點餓,也很累。

一朝回府,鎮南王府草包大小姐素手乾坤,翻雲覆雨,從此驚才豔豔

《毒妃傾城:邪王靠邊站》

作者:漏網之魚

內容簡介:一朝回府,鎮南王府草包大小姐素手乾坤,翻雲覆雨,從此驚才豔豔她是狡黠腹黑有千顏之稱的鬼醫,亦是天下第一殺手組織歃血閣閣主。   他是矜貴優雅、權傾朝野的離王。   他是風華絕代、陰冷邪魅的北辰漠帝。   初次見面,他身受重傷,她為救他獻出初吻。   而他將她當成母妃輕薄,她賞了他重重一拳。   再次相遇,他為推脫郡主好意,將她設計並揚言要娶她。   她借出恭之名,落荒而逃。     她羞惱滿面,他言笑晏晏:“你救了本王,需要什麼獎賞?”     一朝回府,她是草包好色的鎮南王府大小姐。   素手乾坤,翻雲覆雨,從此驚才豔豔。    妹妹設計?姐姐治治妹妹理所當然。   見招拆招,睚眥必報。   楚王忽然回心轉意?腦袋被門擠了?   溫潤如玉的楚世子、妖孽無雙的睿王、狂傲不羈的攝政王一起上場,將掀起什麼驚濤駭浪?   她冷漠如斯卻時而感傷。   慈祥如他,待她如親生,卻親手將她送入地獄。   溫柔如他,曾願與她攜手一生,只為將她徹底利用   深情如他,曾對她關懷備至,卻為其他女人對她百般傷害。   ……   身世成謎,人心涼薄,最後她更換身份,只為一紙神書。   謎底揭開,浴火成凰,她該何去何從?

精彩片段:“楚王儘可隨便問,卑職一定儘量回答。”墨蓮脣畔帶著一絲明媚的笑意,如雨後的蓮花般純淨。  “那本王可就直說了,先前墨大人投於秦大人門下,而現今本王和秦大人的關係已經破裂,本王和墨大人也理應形同陌路,且昨天墨大人的手下還毆打了本王,如此將本王的臉這副鬼樣。本王很難相信你的忠誠。”

墨蓮看著眼前這張慘不忍睹的豬臉,心下暗自偷笑,臉上卻一派祥和,“王爺,你也知道秦大人胸無大志,跟著他簡直辱沒了卑職,卑職想王爺才是那個名主,王爺胸襟寬廣,才高八斗,周身充斥著祥和之氣,卑職想這的有才之人才是卑職要效忠的。至於先前卑職手下的人打了王爺,卑職回去之後必嚴懲不貸。”  是人都喜歡好聽的話,楊浩天被墨蓮的一番話誇得飄飄欲仙,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既然如此,今後只要你盡心服侍本王,本王有什麼好處自然也有你的一份。”  “謝王爺。”  五日後,一行人抵達帝都。  帝都甚是繁華,大街小巷開滿了各種商鋪,連街道上也是一些小攤小販的攤位。  一路疾馳終於達到了目的地—鎮南王府。  據訊息得知,鎮南王已在兩天前便回到帝都,楊浩天為了邀功有些心急,原本要差不多七八天的路程硬是被他縮短到了五天。若不是鳳輓歌學過武,只怕會被馬車顛簸死。  楊浩天早已在三天前告知鎮南王訊息,因此馬車一到門口,鎮南王及府中所有人便在門口接待他們。  為首的馬車下,站立著楊浩天和墨蓮,鳳輓歌掀開簾子,便看到楊浩天和墨蓮伸出的手。  鳳輓歌直接無視楊浩天,將手放在了墨蓮的手中讓他扶持著她下來,此時楊浩天整張俊臉都綠了,怒瞪著墨蓮。  “歌兒,你終於回來了。”一箇中年男子衝出來抱住鳳輓歌,將她緊緊摟入懷裡。  鳳輓歌皺了皺眉,身上緊緊被那男子束縛著,雖然溫暖,但是很是難受,她掙扎著無果,只能道,“父王,你抱得我有些難受。”

一朝回府,鎮南王府草包大小姐素手乾坤,翻雲覆雨,從此驚才豔豔

《妃不從命,王爺靠邊站》

作者:櫻菲童

內容簡介:新文《一等狂妃,至尊三小姐》已開坑,請戳上面!↑ “瘋了瘋了,丞相府的二小姐瘋了!” 京城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丞相府的二小姐,乃是痴傻呆笨之人,而如今,這個傻小姐,居然敢拒婚! 而拒婚的物件,還偏偏是當今的四王爺! 如果這傻小姐不是瘋了,那麼,再也沒有別的解釋…… 要問凌若瑤為什麼如此堅定的拒婚,凌若瑤恨不得仰天長嘯—— 誰能告訴她,為什麼這個四王爺是個斷袖王爺?!只愛男人不近女色?!讓她嫁過去,那不是守活寡嗎?! 聖旨下,即使她凌若瑤再不想嫁,也不得不嫁。 而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這接下來的生活,竟是如此的豐富多彩! 王府裡當作擺設的側王妃,時不時的上門找她的麻煩,一直窺視著她的王妃之位。 被養在王府裡的男寵,還對她蹬鼻子上臉,一直將她視為生死大敵。 而她所謂的夫君,不僅樂得看她的笑話,還時不時地對她動手動腳! 凌若瑤再次忍不住仰天長嘯—— 不是說,這個四王爺有斷袖之癖,只愛男人,不近女色嗎?

精彩片段:果不其然,在聽了凌若瑤這話後,彩芝也跟著感嘆道:“是啊,少爺當初和老爺吵架,一怒之下離家出走,這一走就是兩年,現在總算是回來了。” 腳下的步伐依舊平穩悠閒,凌若瑤伸手揮開了面前的楊柳枝,紅潤的脣邊,勾起了一抹優雅的淺笑。 原來是和父親賭氣,而離家出走。

被禁足的日子,總是這麼的無聊。 凌若瑤坐在院子裡的石桌前,單手撐著下顎,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明媚而憂傷。 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後,她換了一隻手,繼續撐著下顎,望著天空發呆,清秀俏麗的臉龐上,是一抹煩躁的神情。 她已經被關禁閉好幾天了,每天只能在這一方院子裡行走。雖說能在府裡四處逛逛,可依舊是一方小天地,不及外面的世界這般多彩多姿。 而就在她歪著頭,望著天空發呆時,一抹修長挺拔的身影,正邁著閒適的步子,輕手輕腳地走到了她的身邊。 正在屋子裡忙活的彩芝,埋頭走出了屋子,在看見站在凌若瑤身後的凌青蓮時,張口便想要出聲,卻見凌青蓮對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她四周瞧了瞧,還是決定退回屋子裡。 她什麼也沒有看見。 只顧著嘆氣的凌若瑤,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後,早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多出了一個人,依舊無聊的望著天上飄過的白雲。 “若瑤,在想什麼呢?” 耳邊突然響起一道低沉悠揚的聲音,凌若瑤頓時愣住了,清麗脫俗的臉龐上,霎時浮上了一抹詫異,緊接著,她立馬從石凳上,站了起來,嘴裡還發出一聲驚恐的大呼聲。 “啊――” 嚇得往後退了一步,卻冷不防地撞在了凌青蓮的身上,撞得他往後退了一步。 趕緊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凌青蓮這才穩住腳跟,不至於被她撞得跌倒,而英挺的眉頭也微微蹙了起來。 這丫頭,幹什麼大驚小怪的? 感覺到有兩隻沉穩有力的大手,搭在了自己的雙肩上,凌若瑤渾身一個激靈,下意識地往旁邊跳開,警惕地看著來人。

一朝回府,鎮南王府草包大小姐素手乾坤,翻雲覆雨,從此驚才豔豔

今天的小說就分享到這裡了,喜歡的朋友記得關注一下我哦,我每天都會更新推薦的,也歡迎大家有什麼好的小說評論推薦一下,記得給我點贊哦!謝謝大家的支援~如果有你喜歡的小說可以點選書籤免費閱讀,喜歡記得點贊收藏!歡迎大家分享評論留言點贊,感謝大家的閱讀我們下期見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6 14: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