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先過“俗”?俗年和年俗,您怎麼理解?

標籤:常識作者:老年生活實驗室2019-02-11 08:16:00

社會上各種各樣的“族群”原已夠多了,當下又出現了一個“怕年族”。

據說此族已形成多年,每到年關臨近便成為一種“較普遍的社會現象”:覺得年不好過,雖不像古人那樣視年為殘暴的凶獸,會把人生吞活吃,卻認同屈原的喟嘆:“汨餘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年最可怕的就是流逝極快,一年讓你抓不住,到年底一總結,發現又是隻賺到了年齡,不疼不癢地被年一點點吃掉。其實所謂怕過年,還因為覺得年越來越俗,硬著頭皮強顏歡笑很沒意思,還不如不過或躲開。

過年先過“俗”?俗年和年俗,您怎麼理解?

但,年是躲不過的,好過賴過大過小過熬著過暢快地過都得過,既如此莫如放開膽子過個大年。

過年首先是不怕“俗”。誰都知道過春節要尊重年俗,有俗才有年。倒過來,俗就是年。大年要大俗,俗人過大年,俗到家就是年過痛快了。多年來人們一直在抱怨,春節越來越沒有年味兒了,喪失了年的文化意義。什麼是“年文化”?經典給出的定義是:“祭祀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核心文化——禮的基礎,幾乎所有傳統節日都與祭祀有關。”祭祀自然也是春節最重要的習俗,但祭祀不是空口說白話,要動真格的。從臘八開始,喝粥;臘月二十三,灶王爺上天,吃糖瓜;二十五,諸神下界、祖宗回家,要殺豬宰羊,把所有好東西都拿出來,燒香上供;大年三十晚上團圓飯,一年中最豐盛的一頓大餐。然後是初一餃子初二面,初三合撈往家轉(賺)……直至正月十五吃元宵。吃吃吃,所以“吃貨”最容易過個好年。

過年先過“俗”?俗年和年俗,您怎麼理解?

現代是商品社會、物質時代,人的物質性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散。年的快樂也多半來自物質,過大年的膽量也體現在這兒,不怕胖,不怕“三高”。實際也未必真的會胖出“三高”,過年消耗大,從來吃貨都得折騰。年味兒不就是這樣折騰出來的嗎?謹小慎微的這也不敢,那也不想,拿起筷子先測血糖,熬點夜怕心臟出事,還想有年味兒?年味兒即人味兒,人活得有味道,雅趣、俗趣、情趣兼備,有個好心緒過年,自然就會營造出過年的味道。人活得沒情沒趣,過年也不可能有味道。世上俗人多,還是雅人多?結論是雅中有俗、俗中有雅的人多。俗是“人”和“谷”組成,天下有不吃五穀雜糧、不食人間煙火的純雅之人嗎?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不只是雅人,還是要人,在做床墊推銷員時曾設計了一句成功的廣告語:“你願意跟我睡嗎?”大雅通俗,大俗通雅,通俗不是庸俗。俗並非總是“不可耐”,別忘了芥川龍之介的醒世名言:“最聰明的處世術是,既對世俗投以白眼,又與其同流合汙。”這句話用來過年,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要知道年是會變的,作為中華民族最大的傳統節日,不同時期有不同的特點,或形式變核心不變,或核心變形式不變。如今社會轉型,生活方式裂變,年俗怎麼可能不變?春節正在變成“黃金週”,團圓飯一吃就可散夥出去旅遊。年也不一定非是豐收和積累,其本質也有放棄的一面,過一年少一年,年年留不住,“百歲只消如此看”。放棄也可以成為一種美,每個人的一生,不就是每時每刻都在放棄嗎?生命的含義是消耗,而非積存。

過年最忌諱的就是自找不自在。現代醫學證明,快樂是人類所有感情的來源,包括複雜的思想和知覺本身。而製造快樂又是一件十分簡單的事情,“增加啡肽的分泌”。春節就是腦啡肽最好的營養品,過大年是中國人最有效的快樂感測器。年過痛快了,甚至有助於提升一年的生存狀態。

過年先過“俗”?俗年和年俗,您怎麼理解?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02-11 08: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