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退休老人的養老反思,我們將如何老去?

標籤:常識作者:老年生活實驗室2019-03-01 09:08:00

我們將如何老去?

文/老擷

國家實行獨生子女政策,當時的人口學者預測,“老化現象最快也得在四十年以後才會出現”。但事實上,中國在1999年就進入了老年化社會,並且來勢凶猛。美國要花75年(1956~2031)時間,而我國只有23年(2010~2033),65歲及以上老人佔總人口的比例從8.9%增至20%。

一位退休老人的養老反思,我們將如何老去?

我們這代人僅有一個孩子

中國人養兒防老的規律早讓獨·生·子·女·政·策打得落花流水,普通老百姓想靠孩子養老顯然不現實,不是他們不想孝,是真的孝不起。

一對新婚夫妻,要承擔起雙方父母的照顧義務,確實力不從心,父母在孩子身上付出的,不僅僅是愛,更是“高利貸”,子女還不起啊。

近日,年近90的母親住院,在病房裡的遭遇讓人心寒。住院部在樓上,要作檢查得下樓,用車推,非得家屬陪同不可,護工僅引路而已。老人在病床上吃飯稍有不慎,將湯水弄在床單上,求女護工換一床,卻遭到呵斥,說是每週換一次床單,不能特殊。老人因耳朵背了些,女護士要求每天點名得回答,說是規定,老人回答不及時,也讓惡言惡語地凶一頓。正是醫生查房之時,耳聞目睹年青的女護士在訓斥母親,想忍過去,畢竟在人家的地盤上,不想惹事生非,沒想到這救死扶傷的女孩子沒有收斂,更加凶悍。我老人家還是顧及了她的面子,壓低嗓門告訴她:將來,你也會老,如果他人如此待你,你如何想?那個女孩子看來還是有羞愧之心,紅著臉,不敢再出聲。

老年人數量多也意味著老年病患者多。

上一輩人大都子女多些,可以輪流照看生病住院的長輩,而到了我們這一代,僅有的一顆種子,哪能承受得了父母生病陪床的工作?父母正在老去,而父母若再有長壽的父母,那他們更是無能為力了。一方的父母有病,孩子們三天兩頭往醫院跑,還要工作,家裡的孩子還要照看,未來我們如何養老,必定是一個很頭痛的問題。

報刊媒介上說得娓娓動聽,說居家養老的模式,是“體現出中國人對家的眷戀與堅守,記者調查發現,在家養老、享受天倫之樂仍然是大多數人心目中最理想的養老方式。”然而,近日我中學的一個同學,居於家中死得發臭了才發現,讓人沉重的心情久久不能釋懷。

一位退休老人的養老反思,我們將如何老去?

很多人自然指望養老靠社保

其實社·保不過是“養兒防老”的社會化。美國的生育率(婦女均生孩子數)在1988年之後一直穩定在2.1左右。但是社保將在2018年開始入不敷出,到2042年全面破產。美國的退休年齡已經延遲到67歲,國會希望推遲到70歲。

還有人說靠積蓄養老和以房養老

但是養老的本質是“人養老”,不是“錢養老”、“房養老。今後物價上漲,辛苦一生的積蓄根本就不值錢。今後購房年齡人口銳減,房價泡沫將破裂。底特律就是一個例子,當初房價堅挺;但是現在房價暴跌,城市破產,“神聖不可侵犯”的養老金也沒有了著落。

到2039年,將有超過4千萬家庭面臨“一人中風,全家癱瘓”的危機。還有生育能力的,要勇於“生產自救”,多養個孩子等於買份最好的養老保險。然而我們老了,沒有這個能力了,只能是慫恿別人生孩子,這樣可以勉強維持社保。鼓勵並幫扶兒女多生養一兩個孩子,才有可能讓兒女能“老有所養”,自己說不定也可以靠“養孫助老”。

一位退休老人的養老反思,我們將如何老去?

有人描繪出一幅未來“中國式養老”的美好圖景:

以居家為基礎、社群為依託、機構為支撐,醫養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基本建成,老年人多樣化、多層次的服務需求得到有效滿足;各類社會保障制度有機銜接,孤寡、失能、高齡、特困等老年人群體得到充分保障;孝親敬老的傳統文化得到傳承和弘揚。那僅是一種願望,實際操作起來尚有一定的難度。

只有真正地開展養老機構向社群延伸服務,包括配餐送餐、入戶護理、健康諮詢、醫療保健等專業化服務,走出養老院的圍牆,進入居民社群和家庭,才能使老人受益。專門為失能老人提供服務的兩人間裡擁有獨立衛生間、懸掛式電視機、落地玻璃窗、儲物櫃等,床頭分佈著各種功能的白色插頭和按鈕,老人可隨時呼叫服務人員,如此,失能老人才能保持最起碼的尊嚴。

我們將如何老去?什麼才是適合中國國情的養老模式?應會有解吧!

“一對老夫妻中暑,幾天後才被人發現,家裡據說沒裝空調……”8月23日,有網友發帖稱,南京一高校的退休副教授和老伴在家中暑身亡,幾天後才被人發現。現代快報記者隨即走訪該校職工家屬區,得知此事發生在8月2日。老夫妻倆的獨生子在上海工作,他怎麼也沒想到父母會以這種方式離開。據社群工作人員介紹,該社群的居民4成是老年人。(《現代快報》報道)

這樣的訊息,現在並不少見。此次再次映入眼簾引人關注,是因為兩個老人有一位是“副教授”,死亡原因是節約而“沒裝空調”。

是的,一位知識分子,“年輕的時候還是蠻優秀的”,也就這麼孤獨的離去了,陪伴他一起走的,還有他的老伴。他們在離開這個世界幾天後,才有業主反映,“住在隔壁的老兩口有多日未見出門,而且其家中散發出異味。”

撇開老人平時如何節約導致捨不得裝空調不談,撇開副教授的老伴有點痴呆不談,我們還得重新聚焦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社會。

一位退休老人的養老反思,我們將如何老去?

都說遠親不如近鄰,那是遠古的近鄰嗎?

曾經的抬頭不見低頭見,幾日不見就很想念的鄰里關係,如今都去哪裡了呢?居住在商品房裡的你,知道鄰居姓什麼叫什麼嗎?

城市裡的老人,居住在老小區的老人,彼此還是比較熟悉的,他們會經常聚在一起買菜、打牌、跳廣場舞,彼此也有個照應。但也有一些老人,平日裡並不與人來往,如果一直獨居,很可能出現“副教授”的狀況。更多的中年人,即將邁入老年行列的人,平時最多也就電梯裡打個招呼,對方姓什麼叫什麼都不知道,一旦退休,又會如何生活(生存)?

細思極恐!

孩子們都會長大,長大後多會遠行,他們對老人的關心,也僅限於電話問候以及逢年過節時的團聚。以前,我們批判萬惡的資本主義社會裡的人情冷漠,典型的症狀就是“老人死去多時無人發覺”。如今,我們也在面對這一殘酷的現實。

是物質化的追求,淡漠了世間的人情?還是不安全的現狀,讓我們陷於過度自我保護?亦或是相互提防的心態,讓彼此封閉了溝通的心靈?

我們正在失去很多美好的東西,溫情、彼此關愛、信任、互助……

一位退休老人的養老反思,我們將如何老去?

我們到底在追求什麼?

網路上滿眼豐乳肥臀、滿眼花邊新聞、滿眼的奇聞怪事,都是“人生得意須盡歡”的瘋狂狀態,哪管角落裡孤苦伶仃、進入自生自滅狀態的老人?

某一天,我們都將老去。那一天,我們又希望如何老去?離開這個世界時,果真身邊空無一人?哪怕一個人,也聽聽我們對世界的最後眷戀?

南京市民政局的統計資料顯示,截至去年底,南京60週歲以上老人超過130萬人,佔總人口的20%。其中空巢老人15萬多人,獨居老人近7萬,困難獨居老人13550人。他們都很有可能在孤獨中離世,只不過那時未必能見報。

這些老人,細數他們年輕時的光輝業績,未必比當下的年輕人遜色。只不過,他們老了,需要有人關心關愛的時候,已經沒有力量了。

不僅北京,不僅上海,整個中國,都開始步入老齡化社會。

曾經奉獻過一生,每個老人,並不希望走得如此悄無聲息。可是,他們那時的呼喊,誰來聽?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03-01 09: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