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老家土牆上的兩棵高粱

標籤:蛀牙作者:秦女子之聲2019-10-07 11:24:00

難忘老家土牆上的兩棵高粱

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歲重陽,今又重陽。此節亦家母生日,慨而有之。

母愛難以贅述,惟有院牆上那株高粱的故事刻骨難忘。那是92年7月高考結束後的日子,是穿草鞋還是皮鞋?心中沒譜,惶惶不可終日,情緒低落。為娘知子,更疼兒,一切看在眼裡急在心上,不知如何是好?一天,六神無主的我再次遊進家門,母親滿臉喜色道:“我娃甭擔心,你今年瞎好能走(考上)。”我壓根就不信她她那一套,還是無精打采的模樣。

“不信,你看!”順著母親手指的方向,我看到的是自家被雨水沖刷的斑駁的三米多高的土牆,和平常沒有兩樣。

“我娃你仔細看,咱牆頭長的啥?是不是兩棵高粱。”母親有些激動。

“不就是兩棵高粱,與我能有啥關係?!”我覺得無聊,心裡有了一些嫌她嘮叨的牴觸情緒。

“這我娃你就不懂了,高粱高粱,能長在牆頭上,就是高中的意思。這兩天村裡人來咱家都說,你今年沒嘛噠好賴能考上個學校。”

聽了母親這一通煞有道理的說是,我不可置否的回了一句,“成天迷信,胡說啥裡?我的事你別瞎操心!”

母親沒有生氣,只是笑容裡似乎多了一絲尷尬。

日子還和往常一樣,黑了白了。只不過我的心思慢慢沉了下來,大不了當一個農民的準備,反正絕不去補習了。

9月具體哪一天,我記不太清了。我剛從外邊遊逛回來。

"兒子,快!你趕緊來看這是啥?"很平淡地接過母親遞過來的一封信,毫不在意地瞄了一眼。不對!我的心一緊。再仔細看了一下,沒有郵票,左上角有一個紅色的三角形帶三條還是四條波浪線。見過同學的,我知道那是錄取通知書。揉了一下眼,我小心翼翼地拆開:是英語教育專業。說心裡話,那時候根本不管是啥學校,只要能夠成為商品糧,有個“鐵飯碗”的工作就成。

“你看媽說得沒錯吧……”至於母親當初還說了什麼,我壓根就沒心思聽,就想著西安是個啥樣子?

那年的秋天雨很多,就和這個國慶的天氣一樣。在父親的陪同下,我從渭北一個小縣城第一次來到一個陌生的大城市,成了一個鄉鄰們口中所謂的大學生。

直到有一年回老家閒聊起高考那檔子事,尤其是牆頭上的兩棵高粱。我弟弟隨口說了一句:“媽心偏,光想著供你上大學。就你哪一年高考,媽迷信,還專門爬到牆頭上悄悄散了幾個高粱種子。”當初聽到這,一家人笑了。

今重陽,母親近古稀之又一個生日。我回延安,母來西安,恐又不得相見。夜不能寐,突然想起老家院牆上那兩棵高粱,包涵著母親一生美好祈願的高粱。

我再一次潸然淚下。

祝母親生日快樂,健康長壽!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7 11: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