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述紅色故事 · 衡陽篇|血色嬌蘭伍若蘭

標籤:骨折作者:中國衡陽新聞網站2019-10-04 08:55:00

編者按: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70年砥礪奮進,我們的國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無論是在中華民族歷史上,還是在世界歷史上,都是一部感天動地的奮鬥史詩。

即日起,衡陽新聞網全媒體中心特別推出《重述紅色故事·衡陽篇》專題策劃,通過一個個經典的紅色故事,帶領讀者穿越歷史長河,共同緬懷革命先烈。

人物簡介

重述紅色故事 · 衡陽篇|血色嬌蘭伍若蘭

伍若蘭(1903-1929),女,革命烈士,湖南耒陽城郊九眼塘人。出身於知識分子家庭。1924年考入湖南省立第三女子師範學校。1925年秋,加入中國共產黨。任共產主義青年團耒陽地方執行委員會委員、縣農會婦女部部長。1928年3月參加紅軍。先後擔任過耒陽縣婦聯主席、紅四軍政治部宣傳員、前委工農運動委員婦運科長等職。朱德的第五任妻子。

她犧牲後,朱德深感悲痛,並長久地懷念她,曾向美國作家史沫特萊深情地介紹說:“她是一個堅韌不拔的農民組織者,是一又會搞宣傳,又會打仗,能文能武,智勇雙全的難得女子。

//

血色嬌蘭伍若蘭

//

在耒陽培蘭齋東側花圃裡,矗立著一座朱德和伍若蘭的雕像。雕像下鐫刻著這樣一首詩:幽蘭吐秀喬林下,仍自盤根眾草傍。縱使無人見欣賞,依然得地自含芳。這首《詠蘭》詩的作者是朱德。朱老總一生愛蘭花,寫蘭花的詩將近40首,還養過千餘種蘭花。朱老總對蘭花情有獨鍾的背後,銘刻著一段感人至深的紅色戀情。故事的主人翁就是耒陽的奇女子——伍若蘭。

重述紅色故事 · 衡陽篇|血色嬌蘭伍若蘭

上世紀20年代的耒陽城,無人不知伍若蘭的大名。

1903年8月,伍若蘭出生在耒陽城南的九眼塘,父親當過私塾先生,是個小知識分子,母親是個勤勞儉樸的家庭婦女。伍若蘭從小性格倔強,膽量過人。有一天,奶奶拿塊布給小若蘭裹腳,她開始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就順從了奶奶的意思。裹好腳後,一走路痛得要命,她要將裹腳布撤掉。奶奶不讓,她又鬧又踢。伍氏家族的族長知道後,大發雷置,那還了得,女孩子不裹腳成何體統?便將她和她父親叫到祠堂裡去問話。只有4歲多的伍若蘭沒有被族長的威嚴陣勢嚇倒,反問族長為何男孩子不裹腳。族長說:“這是歷代祖先傳下來的規矩,誰也不得違背。女孩子不裹腳,將來一雙大腳誰會要你?這是傷風敗俗。” “好痛!我就是不裹腳!”伍若蘭死活不聽。

這位倔強的女孩帶著一雙自由生長的大腳,8歲走進私塾讀書,12歲走進耒陽縣女子職業學校。1924年,又走進坐落在衡陽的省立第三女子師範學校,與毛澤東的堂妹毛澤建同學。從此,她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1926年秋,伍若蘭在女三師畢業後,正值北伐戰爭風起雲湧,她回到耒陽,投入到農民運動中,與劉泰等農協負責人一起,掀起了耒陽的農民運動熱潮。打土豪、分田地、剪長髮、放小腳,她始終走在最前列,被推舉為耒陽縣女子聯合會主席。正如美國作家史沫特萊在《偉大的道路》中所稱頌:“她在農民裡無人不知,是不怕死的農民組織者。”

1928年2月16日凌晨,耒水河畔的耒陽城,籠罩在如煙似霧的雨簾中。突然,從城南桌子坳方向傳來稠密的槍聲和號角聲,將酣睡夢裡的市民驚醒。朱德率領的工農革命軍第一師,在耒陽農軍的配合下,兵分三路,分別從南門、北門、西門進攻。

重述紅色故事 · 衡陽篇|血色嬌蘭伍若蘭

天色大亮、城門開啟。許多市民不明實情,躲在屋裡不敢出來,偷偷透過窗戶張望街中動靜。南正街傳來一串清脆的喊話聲:“好訊息,好訊息!共產黨領導的工農革命軍進城來了,大家快到出來迎接吧!”人們循聲望去,只見喊話者是位著寶藍色學生裝的年輕妹子,黑俏的鵝蛋臉上顯露出一股豪爽之氣。有人認出,她就是伍若蘭。

伍若蘭手中揮舞著小紅旗,從街頭到街尾。她聽說這支隊伍是朱德將軍帶領的,個個都能飛簷走壁。上個月,這支部隊輾轉來到湘南,在宜章縣舉行了年關暴動。隨後,揮師北上,一路順取郴縣,側擊永興,一直打到了耒陽。如今,她就要看到崇拜已久的朱德了,心裡怎能不樂開了花呢?

伍若蘭迫不及待小跑到縣委臨時辦公地點鄧家祠堂。當她趕到時,朱德正被貼在大門兩旁的鮮紅對聯吸引住了:“驅逐縣團丁,喜迎革命軍”,橫批為“赤化耒陽”。“好對子,好毛筆字!”朱德連連誇讚。身旁的人介紹這是伍若蘭寫的,她是全縣有名的女秀オ!“女秀才?”朱德一聽,好奇地問:“她人呢?”縣委書記鄧宗海微笑一下,用手指了指後面。朱德拍頭望去,頓覺眼前一亮,只見不遠處站著一個標緻秀氣的姑娘,長長的睫毛下,那雙大眼睛清澈明亮,透著智慧、堅定,渾身洋溢著青春的活力。初次見面,伍若蘭和朱德一見鍾情,互相埋下了傾慕的種子。在這火紅的革命歲月裡,彼此認定了對方就是自己的革命伴侶。在鄧宗海等人的撮合下,1928年2月底,伍若蘭與朱德在耒陽水東江樑家祠堂結為革命的伉儷。朱德詼諧地說:你是個辣不怕(指湖南人),我是不怕辣(指四川人),咱們倆人辣到一塊了。兩人結合後,共同投入了火辣辣的革命鬥爭。

1928年4月,伍若蘭隨朱德部隊前往井岡山。伍若蘭擔任紅四軍宣傳隊隊長,帶著隊員深入農村宣傳、發動群眾。井網山的崇山峻嶺上,留下伍若蘭堅定的腳印;陡峻的懸崖壁上,有伍若蘭寫下的標語。紅四軍軍部的命令、文告中,浸透著伍若蘭的汗水,把女秀才的作用發揮到了極致。

重述紅色故事 · 衡陽篇|血色嬌蘭伍若蘭

不僅如此,伍若蘭還有雙手打槍、左右開弓的本領,被根據地軍民譽為“雙槍女將”。這一本領在七溪嶺戰鬥中大顯神威。1928年6月,毛澤東和朱德等人在寧岡新城召開軍事會議,部署七溪嶺戰役。伍若蘭隨朱德上了七溪嶺,迅速佔領制高點望月亭。敵軍以五個團的兵力向山上猛撲過來一次次被英勇的紅軍打退。伍若蘭在指揮所除擔負指揮傳遞工作外,還時時射擊敵人,掩護戰士,為傷員包紮傷口。戰鬥從頭天夜晚一直打到次日中年,敵軍還沒有佔領高地,他們便孤注一擲,用七、八挺機槍作掩護,搶佔瞭望月亭前沿有利地形風車口,直接威脅著紅軍的指揮所。緊急關頭,伍若蘭手持雙槍,縱身跳出戰壕,奮不顧身地衝向敵人。敵人被突如其來的襲擊驚呆了,拼命向後潰退,紅軍趁勢奪回了風車口。七溪嶺戰鬥勝利後,有首民謠傳開了:“紅軍隊裡多英雄,雙槍女將建奇功。橫掃敵人如卷席,英雄威震七溪嶺”。

1929年1月14日,毛澤東和朱德率領紅四軍離開井岡山向贛南挺進。2月1日,部隊在江西尋烏縣的吉潭與尾追之敵展開激戰,後轉到項山(圳下)休整。第二天天還未亮,遭到國民黨軍隊的偷襲。

重述紅色故事 · 衡陽篇|血色嬌蘭伍若蘭

朱德立即組織戰鬥,帶領部隊突圍。敵眾我寡,敵人的包圍圈越來越緊,戰鬥越來越激烈。千鈞一髮之際,伍若蘭急中生智,為保護朱德和毛澤東等軍部首長的安全,率一部分戰士從敵人側翼進行突擊,將火力引向自己。天亮後,朱德和毛澤東等軍部領導衝出包圍圈脫離了危險。而伍若蘭陷入敵軍重圍,當退到一片油菜地時,她不幸腿部中彈,被撲上來的敵人抓住。

敵人把她押送到贛州,施行坐老虎凳、踩槓子、灌辣椒水等所能用到的各種酷刑,折磨她很久,她始終堅貞不屈。敵人問:“朱德、毛澤東在哪裡?”伍若蘭說:在紅軍裡,在人民心裡!

敵首劉士毅說:只要你能自首,或公開宣告一下同朱德脫離夫妻關係,就可保你不死,還可給你官做!伍若蘭痛斥他:“要我和朱德脫離關係,背叛共產黨,除非日從西邊出,贛江水倒流!”錚錚話語,氣壯山河,驚得敵人目瞪口呆。劉士毅無奈之下,只好發電報給蔣介石,請示如何處置。蔣介石覆電:“從速處決,割頭示眾。”

接到電文的當天,1929年2月12日,劉士毅下令劊子手把伍若蘭押往衛府裡刑場。沿街群眾看見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的伍若蘭,依然高呼紅軍萬歲的口號,許多人悄悄悄流下了眼淚。一代英豪伍若蘭就這樣被殺害於贛州。更令人髮指的是,敵人還將她的頭顱割下,掛在贛州城門上示眾。這一年,她26歲。

重述紅色故事 · 衡陽篇|血色嬌蘭伍若蘭

伍若蘭倒下了,她雖死猶生,就像井岡山上馨香襲人、芬芳不謝的蘭花,盛開在井岡山人民和全國人民的心中。1962年春,朱德重返井岡山,在叢林深處採得井岡蘭,即興吟詩一首:

井岡山上產幽蘭,喬木林中共草蟠。

漫道林深知遇少,尋芳萬里幾回看。

來源:衡陽新聞網綜合

編輯:範一鳴 責編:周旭峰 三審:陳琴

▓ 版權宣告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絡予以刪除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4 08:5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