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當短視訊之風吹向招聘行業

標籤:隆胸作者:介面新聞2019-10-05 09:59:00

「深度」當短視訊之風吹向招聘行業

記者|劉璐

“抖聘”站上了資本入口。在其所屬公司小美科技獲得數百萬美元的A+輪融資後,這個名不見經傳的短視訊招聘平臺啟動了新一輪發力。在抖音、快手製造的高漲不下的短視訊熱潮中,包括“抖聘”在內的一批商業鬥士選擇一頭扎入。

將招聘和短視訊相結合的做法在近些年成了時尚。“抖聘”二字正是取其涵義——“以抖音的方式招聘”。某種程度上,招聘和短視訊共享的天然屬性,使得如此兩個並行領域一拍即合:社交需求、自我展示,以及高效的資訊交流。

在愈發活躍的網際網路招聘,以及就業市場雙方對建立真實聯絡的訴求之間,短視訊是令人動心的。據菁客《2018中國移動社交招聘趨勢報告》顯示,41% 的企業已經或即將把視訊引入招聘流程;92% 的企業認為視訊簡歷比較或非常有效。短視訊也將更多的運用在企業僱主品牌宣傳,職位介紹,求職者申請流程等領域。

以這一形式化生的招聘途徑,繼承了短視訊血液。它是碎片的、影象的、恪守網際網路流量邏輯,並製造娛樂性景觀。和許多新生事物一樣,短視訊招聘還沒有形成明確的商業機制,一些公司藉由抖音、快手的平臺熱度達成宣傳、招賢目的,短視訊扮演其社交招聘的一個工具;另一群人則將短視訊視為招聘行業的新商機,在這裡,文字和影象褪色,數十秒的聲色畫面裹挾著商機湧出,這些資訊流匯成一股勢能,試圖影響潮水的方向。

短視訊風潮之下:招聘的“新陣地”

按照黃曆的說法,2019年4月11日是個適宜“喬遷”的日子。在這一天,黃越將新店面的景緻攝入鏡頭,這是開在北京的私人理髮館,午後客流在畫面中呈現一派生機氣象。黃越將短視訊上傳抖音,連帶著吆喝著招理髮師。

利用這種方式,黃越連續面試了兩名候選人。自從他將店內實況連帶著招聘資訊放上平臺,已經觸發了不小的集聚效應:他的粉絲列表多了數十個顯示為北京地區的相關從業者,有人向他發來自薦私信,還有同行業的人和他互通訊息,逐漸織成一張人脈網。

很難想象,來自短視訊世界的遊民會有這樣的號召力。從抖音到快手,這種快速消費式的短片下是一張由不同行業工作者描畫的浮世繪。這裡是白領的上班記錄地,同樣是網際網路程式設計師吐槽加班之所;既是外賣員工互通有無的去處,也是技術工人切磋手藝的角落。這些都為招聘提供了絕佳土壤。

在一家健身飲食公司擔任招聘官的凌方靜,每天都將辦公室日常拍成一段小視訊,放在自己的短視訊賬號上。

這是她半年來養成的習慣。起初,她只是偶一為之地記錄辦公室趣聞,直到她開始跟進團隊校招。南京的初春透著溼冷,她發牢騷一般錄下了校招遇到的困擾:品牌認知度低、應聘者寥寥、部分學生要價過高,隨手傳至網路。很快一個當地的學生私信她,坦言公司太低調,看上去也不夠酷。

“怎麼就不夠酷呢?”凌方靜百思不得其解,後來她意識到,公司組織的各式新潮健身玩法都是閉門福利,學生基本無從得知。“那我就記錄下來,再通過短視訊傳遞到潛在人選那裡。”她說,“招聘這個活,是需要點滴滲透的。”

短視訊因此搖身成一個隱祕的視窗,僱主或者僱員,每個人都在15秒的影像裡捕捉自身,最終在奪人耳目的聲色中變成一串由1和0組成的字元,傳與對方,在效率至上的商業邏輯中,從文字向短視訊的過渡。正是“資訊密度”和“真實性”所帶來的效率進階。

自媒體“科技價值”記錄了比亞迪、富士康利用平臺招工的新做法。前者在年初推出了2000元的內推獎勵政策。又經由公司員工拍攝短視訊廣而告之。李可來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快手上露出這條訊息,留下比亞迪招聘負責人的手機和座機號碼。很快引來了來自貴州、深圳、安徽等地的多位使用者留言諮詢。

平日裡,李可來還會拍攝公司的各種生點滴,春節、元宵節和三八節等各種企業活動照片上傳至快手,分享個人榮譽、優秀團隊以及企業宣傳片,堪比“比亞迪企業宣傳欄”。而在他的2000多粉絲的賬號裡,不少比亞迪的員工留言討論,更多的人被吸引前來諮詢比亞迪的工資福利和招工資訊。

該公司人事科負責人龔文銳表示,比亞迪的很多員工自發地把招聘部門的電話貼到網上,公司招聘需求很大,新媒體及網路渠道對公司完成招聘任務非常重要。

又以富士康為例,去年的內推獎水平業內領先,推薦人和被推薦人各獎勵1800元,鼓勵了大量富士康員工湧入快手招工。據報道,目前在快手上有超一萬名富士康員工,不少人以直播和短視訊招工作為兼職。在快手搜尋“富士康”相關使用者,發現帶有“面試官”、“招募”關鍵字的使用者很多,粉絲過萬的使用者約有幾十個,作為企業網紅,他們可以有長期的兼職收入。

製造業持續多年的招工困境正在支撐短視訊招聘的積極擴張。包括藍思科技、昌碩科技、群光電子在內的製造廠爭相進入視野。很大程度上,這是短視訊浪潮下的產物,也是網際網路賦予的某種時代氣質。對於招聘而言,數十秒的內容從資訊到承載力上恰好符合手機內容的傳播特質,高頻傳播力度降低了招聘門檻,僱傭雙方被拉到真正具有平等性和草根性的檯面。

新產品湧現:“職場版抖音”的野心

與個體招聘現象在短視訊平臺上的紅火相比,在動輒上億使用者數的招聘網站中,專做短視訊招聘的平臺並不打眼。第一家入局的是名叫“上啥班”的APP,在經營進入到第四年時,相關公開的新聞報道僅三條,天眼查上,關於這家公司的資料只有寥寥數筆。資料顯示,在2017年初春,這家公司得到了150萬的天使輪融資,投資方不明。

在少有的筆墨渲染中,短視訊無疑是其賣點。企業在釋出崗位時可以上傳工作環境的視訊,求職者則可以自我介紹和展示才藝。創始人霍祥在接受介面新聞採訪時表示,前期短視訊主要在展示工作環境,後期平臺上會衍生很多關於工作中的內容,從而產生社群屬性,就像“藍領職場版抖音”,之後也可以延伸社交、技能培訓等。

兩三年的時間裡,抱有相似商業邏輯的競品陸續入局,顏值招聘、抖聘、椅子網,以及加入了短視訊招聘功能的釘釘和趕集網,定位稍有參差,但視訊的肌理不變。新公司的湧現製造了資本效應。2017年,顏值招聘宣佈獲得由個人投資的數百萬元天使輪融資。同年,椅子網獲得2200萬A輪融資。今年九月,抖聘所屬公司小美科技拿到了數百萬美元的A+輪融資。

將短視訊招聘從類似於抖音、快手的娛樂向平臺抽離,另闢商道,急需在大浪中找尋定位。目前來看,短視訊招聘的場景主要集中在校園和以藍領為代表的基礎性崗位上。原因在於這兩類場景對求職者技能要求相對單一,通過短視訊簡單地說幾句話基本能判斷與職位要求是否匹配。

“大中專學生以及藍領群體可能對文字不敏感,但天然地對視訊畫面保有興致。” 霍祥說道,“短視訊能夠傳遞高密度資訊,一方面節省雙方的時間成本和精力成本,另一方面,更高的資訊透明度給勞資雙方創造了信任基礎。”

釘釘創始人無招表達了類似的洞見,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他談到,對求職者而言,一個人的性格和閃光點無法通過傳統的簡歷展現出來;對企業方,公司的優勢和前景也沒有好的渠道和方式表達。這是“短視訊招聘”解決的兩大訴求。

而通過實際的應用來看,在網路中發聲、吆喝的通常是企業,用以吸引潛在候選人。抖聘所屬的小美科技的合作客戶中,不乏真功夫、吉野家、小肥羊、呷哺呷哺等認知度廣泛的公司;“上啥班”已有12萬企業入駐,合作付費的僱主包括德邦、順豐、海底撈、今日頭條等;椅子網在名企僱主一欄打出了首都希爾頓酒店、搜狐、金葉珠寶等品牌。蘇寧、攜程、百事可樂集團和統一企業皆入其囊中。

但在求職者一端,進展卻步履緩慢。不習慣面對鏡頭、表達生澀,以及對隱私的擔憂都讓人們在視訊招聘前遲疑。產品給出了人性化的解法,他們裝上濾鏡、提供抖音風格的強節奏音樂,製作操作指南,內容包括錄製時該表達的資訊。一些求職者的內心鬆動,但一張張面孔在聲色張揚的畫面中顯得格外雷同。

創業者們依然選擇向“技術”尋求解決辦法。霍祥希望能給使用者提供更多的趣味模板,“讓他們表達得更好,不用幹巴巴地在鏡頭前陳述,”他說,“就跟抖音一樣。”

但他同時承認,錄製視訊在求職者端的推行仍屬不易。短視訊風潮激發了人們的創作渴求,在那之前,“很多人連個面都不願意露”。“但實際上來說,求職者錄不錄製影響不大,目前的需求主要集中在企業端,求職者想要看到企業的視訊。公司的年會、團隊氛圍、成員等都是他們想在投出簡歷前‘一窺’的內容。”他補充道。

“流量旋渦”還是價值增量:我們需要怎樣的網際網路招聘環境?

五花八門的短片和光怪的音樂製造的前所未有的視聽密度,讓短視訊招聘看上去效率卓著、生機昂然。這是招聘行業目前所能抵達的最開放、但也可能是最混亂的領域。富士康的兼職招聘員工在廠房,舉著手機到處攝影。流水線和午餐畫面亂哄哄地傳入網際網路,讓人很難與職業化的招聘聯想在一起。

短視訊招聘因而引發了一些輿論反感,反對的聲音稱其格調混亂,導向不正,缺乏招聘的應有之義。指向的正是其背後隱藏的流量邏輯:像刷抖音一樣找工作,事實上是將網際網路使用者最珍貴的資產“時間”,轉化為虛擬世界幣“流量”。當招聘雙方想法設法地製造聲色,以吸引和留住潛在人選時,其內容很可能倒向一種無意義的喧譁。

在一個不斷下沉的網際網路世界裡,類似的做法無異於將嚴肅的招聘行為低俗化。不論是作為招聘的新潮工具,還是招聘行業的新賽道,短視訊和招聘的結合,都在將前者的特性泥沙俱下式地復刻給後者。面對這樣的攻訐聲音,讓我們不得不在此時思考一個問題:我們需要怎樣的網際網路招聘市場?

或許時間回撥將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這一問題。

90年代中葉,中華英才網、智聯招聘、前程無憂相繼成立,網際網路招聘頭一次在國內有了聲響。直到2004年前後,網路招聘乘著網際網路東風扶搖直上,創業熱情高亢,拉勾網、內推網、Boss直聘等網站湧現,以垂直網際網路的角色扎進線上招聘行業。其年,中國網上招聘的市場規模僅為5.5 億元左右,14年後,這個數字站上了91.2億元。

近些年,移動社交媒體的井噴再次拓寬了招聘行業的可能性。第一個節點的出現是企業微信公眾號,據《2018中國移動社交招聘趨勢報告》,49%的企業已擁有自己的企業招聘微信公眾號,72%的企業求職者能在微信上直接申請開放職位。

第二個節點,則是短視訊作為招聘工具的日趨流行。目前來看,41% 的企業已經或即將把視訊引入招聘流程。超過九成的企業認為基於求職者視訊簡歷進行篩選比較或者非常有效。

從某意義上,從最傳統的線下“供需見面”,向線上轉移,再到移動端的社交招聘,目睹這一行業流變,正是網際網路語境下僱主的話語權壟斷被逐步打破的過程。過去,企業往往是密不透風的圍城,求職者對其瞭解侷限於外圍,或是有限的選擇性資訊。但當網際網路剷平層級,將人們拉向同一個平面,圍城坍圮,字元的流串讓僱傭雙方的資訊流動逐漸透明、對稱。

好的網際網路招聘環境,正是在平等的基礎上,給僱傭雙方提供相互交流和資訊判斷的高效環境。短視訊的草根化特質,決定了僱傭雙方並非是“招”與“求”的權力關係,而是一種平行視角下的“相互匹配”。這種親近程度給我們提供了傳統招聘中所缺乏的品質,那就是大而龐雜的資訊所帶來的真實性。

因而,試圖用格調的高低去評判這一事物顯然有失偏頗。對招聘市場的一部分群體,短視訊帶來的價值增量正是其目前的存在之道。與其簡單地對其下定義,如何保證內容的有效、真實,保障使用者資訊隱私,以及對平臺資質的監管,才是題中應有之義。

至於是否有向白領市場推進的可能?在對霍祥的採訪中,他對這一問題保持了審慎樂觀,“這可能是一個自下而上的過程,短視訊也會逐漸作為僱主品牌宣傳的窗口出現。”

至少在目前,短視訊招聘剛剛起步的時間點上,這樣的論斷還有待商榷。在下沉,張揚、充斥著娛樂而非職業化的畫面和語言的短視訊招聘市場中,不同的受眾能夠感受到多大的價值,也並非一時可以判斷。選擇接受還是摒棄這一形式;短視訊應當作為一種招聘載體的補充出現,還是足以另起爐灶,自成商道,都會在社會需求共識以及每個個體的體驗下,逐步給出答案。

「深度」當短視訊之風吹向招聘行業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5 09:5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