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老機構准入門檻降低 養老業仍面臨挑戰

標籤:常識作者:老年用品2019-01-07 09:36:00

設立許可”改“備案登記”,但養老機構的監管、退出等機制仍需完善

養老機構准入門檻降低 養老業仍面臨挑戰

“這是2019年第一個值得慶幸的好訊息:‘養老許可’改為‘備案登記’,四年為此焦慮和奔波,總算熬過來了。”新年第三天,張世盾看到該訊息時不禁感慨萬分。

讓他如釋重負的,是民政部印發的新年一號檔案,即《關於貫徹落實新修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該檔案明確各級民政部門不再受理養老機構設立許可申請,不得再實施許可或者以其他名目變相審批。

這意味著,“養老機構設立許可”這塊曾經絆倒不少民辦養老機構的絆腳石,如今已經被徹底搬開了,養老行業門檻再次大幅降低。2.41億多老年人還沒有意識到這個改變的意義,但春江水暖鴨先知,張世盾這樣的養老工作者彷彿看到了養老行業的春天。

降低准入門檻,養老機構將如雨後春筍般誕生,但同時會不會變得魚龍混雜?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後,如何才能“管得住”這個行業?如果養老機構倒閉,入住老人的權益如何保障?養老行業,還面臨很多挑戰。

  以前困境  民辦養老機構苦於“設立許可”久矣

現狀:兩三年辦不下來許可證,這在養老行業一點也不罕見。較高的准入門檻,加上養老行業投資大、週期長、回報低、風險大等特點,讓許多有心進入養老行業的個人或企業被拒之門外。

“我們光辦土地許可就跑了兩年,基本每週都跑一趟,估計跑了不下100趟。”提到這個“設立許可”,寧夏西吉縣清源和諧社群服務中心理事長張世盾有一肚子苦水要倒。  

這個當過兵、護過林的80後,為了能讓老家腰巴莊村裡的留守空巢老人頤養天年,於2015年在村裡建起了“留守老人頤養園”,前後耗資近400萬元。  建院伊始,當地民政部門建議他給養老院辦一張“身份證”,前後跑了好幾年。按規定,養老院只有拿到許可,才能向政府申請補貼,這是驅使他跑100多趟的最大動力。張世盾表示,養老機構“設立許可”改為登記和備案管理後,他們申請政府支援的難度將大大降低。

民辦養老機構苦於“設立許可”久矣。這個設立許可究竟是什麼?為什麼讓養老工作者連年喊苦?  南都記者瞭解到,為促進養老機構健康發展,民政部2013年制定了《養老機構設立許可辦法》,養老行業是一個特殊行業,要經營養老機構,除了有營業執照,還要有養老機構設立許可證。而要設立許可,養老機構應當符合六個方面的條件,其中一個就是“有符合國家環境保護、消防安全、衛生防疫等要求的基本生活用房、設施裝置和活動場地”。張世盾兩三年辦不下來許可證,這在養老行業一點也不罕見。

准入降低  把該放的權利放給市場主體

觀點:此次“取消設立許可”新政,要更大限度激發市場活力,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把該放的權利放給市場主體。

當下,我國養老需求巨大,而養老服務供給缺口也同樣巨大。官方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底,我國60週歲及以上人口2.41億人,佔總人口比例高達17.3%,但是全國各類養老床位合計744.8萬張,每千名老年人擁有養老床位僅30 .9張,與2.41億這一龐大的老年人口數相比,特別是與4000多萬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的需求相比,總量仍然存在較大的缺口。

民辦養老機構也面臨生存危機。民政部2015年1月資料顯示,一半以上的民辦養老機構收支只能持平,40%的民辦養老機構長年處於虧損狀態,能盈利的不足9%。北京大學護理學院教授謝紅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當前中國開辦養老機構是典型的微利行業甚至無利行業,相當多的民營養老機構都處於賠本賺吆喝的狀態。

養老機構設立許可一定程度上制約了社會資本進入銀髮產業。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已經成為政府與行業的業界的共識。  去年兩會期間,民政部部長黃樹賢在《部長之聲》中指出目前養老服務領域面臨的主要問題,包括放開養老服務市場、鼓勵社會力量參與的政策落實不到位等。

早在2016年,國務院就下發了《關於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提升養老服務質量的若干意見》。去年10月11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8-2020年)》再次提出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支援各類市場主體增加養老服務供給等措施。近兩年,從中央到地方,放寬養老領域的市場準入、推動養老產業發展的系列政策不斷出臺,如重慶市2017年印發實施意見,提出要降低准入門檻,放寬投資准入等,到2020年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

中國社科院社會學所研究員唐鈞向南都記者介紹,此次“取消設立許可”新政,是要更大限度激發市場活力,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把該放的權利放給市場主體。

養老機構准入門檻降低 養老業仍面臨挑戰

 管理難題  入圍門檻降低,如何“管得住”?

觀點:“取消設立許可”是把以往嚴防死守的“入圍門檻”降低了,今後的重點在於養老機構日常經營活動中的“過程管理”。

放寬養老市場準入後,一大批養老機構或將誕生,管理部門如何才能“管得住”?對此,《通知》提出將加強養老機構事中事後監管,創新養老機構管理方式,推動建立養老機構綜合監管制度,並要求各地探索建立健全養老服務信用評價、守信激勵、失信懲戒等信用管理制度。

“取消設立許可”是把以往嚴防死守的“入圍門檻”降低了,今後的重點在於養老機構日常經營活動中的“過程管理”。所謂“過程管理”,從巨集觀層面說,是各級各類政府部門以及政府委託的第三方從外部進行的評估、管理和監督,從中觀和微觀層面,是養老機構與工作人員的監督管理和自律。不過他有指出,在中國,過程管理尚且屬於新生事物,決策者和實施者對其認識還有待理清。 

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政府對養老機構的管理理念將從“嚴進”轉變為“寬進、嚴管”,這對加強與完善事中事後監管機制提出更高的要求。業界認為,應該在全國統一的養老機構質量標準體系之上進行等級劃分與評定,發揮高等級機構的示範引領作用。 

去年9月,民政部公佈了國家標準《養老機構等級劃分與評定》(徵求意見稿),南都記者獲悉,這將有助於提高養老機構服務質量,方便有入住養老機構需求的老年人及其家庭做出選擇,加快建立全國統一的養老機構等級評定管理制度。

“過程管理”中,政府應“優化服務”,做到公開透明,使服務物件把握選擇權,“通過有需要的老人的理性選擇,對服務機構進行優勝劣汰,最終使老年服務市場進入良性執行。”

養老機構准入門檻降低 養老業仍面臨挑戰

 退出機制  如果養老機構倒閉,老人怎麼辦?

觀點:應該有一筆專門的政府基金來處理這些問題,並可以考慮以政府養老院或敬老院作為中轉機構,作臨時安排。

業界認為,取消設立許可,相當於將養老行業更多交給了市場,通過優勝劣汰和“大浪淘沙”的方式,淘汰掉服務質量不高的養老機構。如果養老機構倒閉,入住的老年人怎麼辦?

去年12月,昆明市西山區人民政府釋出通告,要求知青老年公寓限期關閉,原因是其存在多項消防安全隱患,不符合設立條件。該老年公寓有超過500名老人,儘管當地政府積極推進收住老人的分流安置,但此事仍對老人造成了較大的影響。

“現在取消了設立許可,但是退出機制沒能建立,今後可能還會遇到很多麻煩。”應該先設計退出機制再取消許可。關於建立退出機制的設想,應該有一筆專門的政府基金來處理這些問題,並可以考慮以政府養老院或敬老院作為中轉機構,作臨時安排。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傑秀同樣認為,對於市場和社會舉辦養老服務失敗退出的行為,政府需要為破產行為買單,負責安置原機構內的老人。

市場之手也會失靈,這在農村或偏遠地區最為明顯。張世盾表示,營利性養老院根本無法進入農村,其“留守老人頤養園”也只是為留守特困老人免費提供吃住公益性機構,根本無法收費。

王傑秀認為,對於農村和偏遠地區等市場不願提供和無力提供服務的地區,以及為失智老人提供養老服務等市場不願進入的領域,政府應該提供基本養老服務。他認為,我國在推進養老服務社會化時,應始終保有一部分公辦公營養老機構,確保為特困老人等特殊群體提供福利性養老服。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01-07 09: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