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中國 燦爛氣象丨從“緊握的拳頭”到“攤開的手掌”

標籤:花粉過敏性哮喘作者:澎湃新聞2019-10-05 07:51:00

編者按:

今日之中國,日日新、處處新。在新中國成立70週年之際,澎湃評論推出“青春中國 燦爛氣象”專題,邀請多位90後大學生、評論員,講述當代青年的使命擔當和家國情懷。

2016年,我在上海一家VR遊戲體驗店兼職,主要負責向外國遊客介紹VR遊戲和VR眼鏡產品。

某天,我看到了這樣一幕:一名外國遊客用流利的英語夾雜著生硬的中文向店員諮詢VR遊戲的體驗內容。店員只是重複著“one hundred yuan, three times(100元3次).”遊客一臉茫然地看著店員,但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卻深深紮在了我心底:“You are not always helpful(你並不總是有幫助的).”

很多人大概都有過這種感受:當自己置身於國內交往時,我們把愛國藏在心底;而當與外國人、國際社會產生聯絡時,愛國情懷就會湧上心頭,顯性、濃厚,並且多少還有些複雜。

從那以後,我逼著自己把體驗店的VR遊戲玩遍,記住各種遊戲的玩法和特點。回到寢室後,我依靠翻譯軟體將遊戲中出現的專有名詞翻譯成英文,並在腦海中模擬與外國遊客的對話場景。這不僅是為了工作的順利進行,更是為了不再聽到指向中國店員的“not helpful”。

我深深地體會到,努力學習一門外語,並不意味著數典忘祖,更不意味著崇洋媚外,而是在國際交往中爭取平等對話與相互尊重的可能。將“盲目排外”等同於愛國的,並不是真正的愛國,而是一種非理智的、狹隘的情緒。

不得不承認,我們的愛國主義情感和民族意識是在國難危急關頭覺醒的,外來侵略成了觸發機制,擰緊了中國人愛國的發條,並在漫長艱苦的鬥爭中釋放。無論是維新時期“自強保種,免於淪亡”的呼聲,還是五四時期“外爭國權,內懲國賊”的口號,都表現為一種內向的凝聚力和外向的抵禦力。

然而,在當代,和平與發展已是大勢所趨,非對抗式的文化交往,很大程度上取代了衝突和對抗。新時代又賦予了愛國主義新的內涵。愛國不僅應表現為內在的凝聚力,還表現為外在的親和力。

愛國,不僅意味著熱愛國人賴以生存的國家共同體,也意味著讓世界理解中國。這需要有恰當的傳播技巧與策略。比如,《復仇者聯盟4》在宣傳海報上印有上海外灘的圖景,這種地域層面的象徵性符號會促進國人意識裡的親切感;影片情節中的團隊作戰代替了美國以往個人雄主義式的敘述,也符合了國人集體主義的原則。這些可能不太顯眼的細節,都是用心的體現,成為美國文化產品開啟中國市場的助攻元素。反過來說,也為中國的影視文化及其價值觀的輸出,提供了啟發。

實際上,中國青年向來不缺愛國情懷,無論是“帝吧出征”、還是“IG奪冠”,都能看出中國青年心中熾烈的愛國熱情。只不過對愛國理解的深淺不同,解鎖愛國的姿勢不同,向他國傳遞中國聲音的方法不同。

國際交流的過程中,經濟和科技往往是驅動力,文化則是制動力。營造中國良好的國際形象不僅僅是政府的責任,也需要青年人巧妙化解國際文化衝突,消除國際文化隔閡,在認同本民族文化的基礎上,尊重幷包容他國文化。

我在讀本科時,學校有非常多的外國留學生。有一次,我與一名日本同學和另一名中國同學結伴去一家日料餐廳吃飯。中國同學大聲誇讚食物美味,並在吃飯時發出響聲(在日本,吃飯發出聲響並誇讚食物美味被認為是禮貌的)。吃完後,面對我的調侃,他一臉嚴肅地回答:“在特定文化主導的場景下,你尊重了對方的文化,對方才會尊重你的文化。我這樣做,表現了中國學生包容、謙和的一面。”

同學說的沒有錯,認同本民族文化是愛國,平等對待他國文化,從而在交流中推動本民族文化的國際認同,同樣是愛國。

如果說,近代中國的愛國是抵抗外來侵略和霸權的“緊握的拳頭”,那麼,當代的愛國則應該是推動中國與世界融合交流的“攤開的手掌”。只有用正確的方式解鎖愛國新姿勢、傳遞中國好聲音,才能把對抗式互動化為合作式交流。青年人愛國就要為中國架起溝通世界、聯絡世界的橋樑。

在舉國歡慶新中國成立70週年的日子裡,談談我理解的當代青年應如何愛國,希望能與大家一起探討和共勉。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5 07:5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