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海:胡朝芬的進城夢|2019多彩貴州百姓大舞臺“我的祖國·獻禮新中國70週年”徵文

標籤:氣功作者:天眼新聞2019-10-08 14:50:00

汪海:胡朝芬的進城夢|2019多彩貴州百姓大舞臺“我的祖國·獻禮新中國70週年”徵文

胡朝芬一個晚上沒有睡著覺,就是興奮,就是睡不著。

西南的天亮得晚,挨近夏至的時令,四點鐘了,天還沒亮,胡朝芬看著三個還在甜睡中的小孫子、小孫女,心裡有一種幸福感在心裡暖暖地升起。

胡朝芬開啟窗,窗外還被黑夜包裹著,遠處,有公雞在叫,離她家不遠的公路上,路燈在閃爍著光芒。公路上沒人,也沒有車輛在過,一切都還是那麼靜。這時,胡朝芬就在喊,喊她的大兒子張華軍、二兒子張華超趕緊起床。因為剛搬家,她們剛從滄江鄉的坪堡搬到城裡,傢俱昨天才買進家,家裡還有些凌亂,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胡朝芬生在興義市豬場坪的長彎,在她一歲不到的時候,父親就因為生病去世了,是母親一手一腳的把他們兄妹拉扯大。長彎這個地方很偏僻,到處都是山,怪石嶙峋,窮,大山深處的人家種地,一年種來不夠一年吃。

胡朝芬生長在大山裡,她沒有走出過大山,那時候她就在想,是不是山外邊還是山?

胡朝芬大概在七八歲的時候走出過一次大山,她拉著媽媽的手,從長彎走到豬場坪,從豬場坪走到七舍。在七舍,她們看到有過路的馬車,媽媽拉著她的手,給趕馬車的師傅好說歹說,終於讓她們母女倆上了車。他們走八環地,過下五屯。呵,好大的大田壩!胡朝芬和她的媽媽坐在馬車上,看著遠處炊煙裊裊的村寨,嗅著馬路兩旁的稻田裡沁人心脾的稻花香。

胡朝芬和她的媽媽走下五屯過火石坡,進水口廟,馬路上的行人多了起來,摩肩接踵的,來來往往;馬路兩旁,房屋一家接一家的,往遠處延伸去……

胡朝芬一切都覺得新奇,這裡與她家住的豬場坪長彎村,完全就是兩個世界,長彎在大山深處,人煙稀少,冷冷清清;這裡人來人往,熱鬧繁華……

“唉,我家要是住在這裡就好了!”

胡朝芬望著熱鬧繁華的興義,好生羨慕,好生嚮往。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就是10年過去,胡朝芬到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年齡。

這時,有人請媒人上門提親,有鄰近村寨的,也有外鄉鎮的。鄰近村寨的都不好,和她家住的長彎差不多;外鄉鎮的又遠。胡朝芬做了很多比較,做了很多選擇,最後她決定嫁到滄江的坪堡,不管怎樣,興義進不了,走出長彎就行!

坪堡這地方,比長彎好。長彎抬頭是山,低頭還是山,而且是石山,碩大的石柱、石峰就像壓在心上,壓得讓人喘不過氣來。坪堡在南盤江岸上,雖然也是山,但是坡勢要緩很多,更重要的是,它是土山,一年四季,都生長著各種綠色的植物,鬱鬱蔥蔥,充滿著生機。當春天來的時候,滿山遍野的桃花、李花、杜鵑花在盛開著。山上有鳥在叫,天不亮就叫,和公雞的打鳴聲相輝映,此起彼伏,孕育著生氣。

胡朝芬嫁到坪堡,與丈夫張榮奇天不亮就起床,上山勞作。他們夫妻二人勤耕苦種,雖然一滴汗水一粒糧,但是農民種莊稼,投入的多,收穫的少,一年種來只夠一年吃外,根本沒有剩餘。更重要的是沒有什麼經濟收入。那時孩子讀書要用錢,穿衣買鹽要用錢,沒有任何經濟收入,坪堡雖然比長彎好,胡朝芬與張榮奇的生活仍然十分艱難。

胡朝芬嫁到坪堡後,先後有了大兒子張華軍、二兒子張華超,同時還生了一個女兒。就是因為沒有什麼經濟收入,三個孩子都沒能好好的讀書,他們最多的讀到初中一年級,有的小學沒讀完就輟學外出打工。由於他們都讀書少,又沒有什麼技術在身,外出廣東等地打工,工作難找,收入低,好時一個月2000多元,有時收入只有1000來元。三個孩子打工掙的錢,也只能夠他們的日常生活開銷。

俗話說,窮則思變。怎麼變?她與孩子們一起商量,有的孩子提出了搬家。此時,胡朝芬的腦海裡又浮現出小時候和母親進興義城的情景,她思緒萬千,我們能不能搬到興義去?我們能不能搬進城?

胡朝芬把想法告訴自己的丈夫,告訴三個孩子,丈夫張榮奇贊同,三個孩子也贊同。主意拿定,胡朝芬和三個孩子第二天就進城。

興義城的變化是太大了。

胡朝芬小時候進城的景象不見了,原來下五屯的田園已不見蹤跡,映入胡朝芬眼簾的全是參天的高樓大廈,鱗次櫛比。原來趕馬車的馬路全是寬敞的街道,纖塵不染。胡朝芬和三個孩子是從鄉下進城,他們的鞋上沾滿了黃色的泥土。看著這一塵不染的街道,胡朝芬不知道怎麼下腳,怎麼行走。她招呼孩子們,要孩子們都把鞋上和褲子上的泥土都清理乾淨,這才一步一趨的進城。

從下五屯走來,胡朝芬和孩子們走盤江路到桔山,再從桔山到坪東,原來的老城興義,也不見蹤影,有的是高樓,有的是大道,有的是飛馳的汽車,有的是商賈,有的是店鋪,胡朝芬有些眼花繚亂……

胡朝芬帶著孩子們在街上走,他們要搬進城,就得四處看看,他們要買房,要得在這個充滿現代化氣息的城市有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家!

城市雖大,但是給胡朝芬和孩子們的,卻是絕望。他們沒有錢,城裡的房子2000至3000塊錢一個平方,他們家大大小小11個人,要買180個平方才夠住這180個平方,最低價按2300元一個平方計算,需要41萬多!

41萬多元,這對胡朝芬一家來說,是個大得不能再大的天文數字!胡朝芬拉著孩子們哭:“城市雖大,沒有我們的立錐之地!”

胡朝芬的進城夢破滅,等待著他們的,仍然是在那個叫做坪堡的地方,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勞作;等待著他們的,仍然是固守貧困!

日子就這樣了無生氣地一天一天過著,胡朝芬和她的丈夫張榮奇仍然不停地在家中的責任地裡不停地耕種……

時間到了2012年的冬季,2013年的春天即將來臨,就在這不到10天的日子裡,黨的十八大在北京召開,明確提出在2020年實現全面脫貧奔小康!在全國各地,在西南的邊陲貴州黔西南,新一輪的脫貧攻堅戰打響,黔西南州340萬各族人民在州委、州政府的帶領下,向最後一公里宣戰。於是,基礎設施建設扶貧、產業扶貧、移民扶貧等扶貧工作在如火如荼地進行。黔西南,60萬人口將告別大山,告別貧困,扶貧搬遷進城,搬到基礎條件好的地方去,去工作,去發展!

“恰恰恰,恰恰恰——”在胡朝芬家對面的一棵板栗樹上,有喜鵲在叫。

“丫鵲丫丫,有客來我家,沒有菜吃,吃豆腐渣……”聽到喜鵲在叫,胡朝芬抬頭望了一眼,懶都懶得理它,胡朝芬還在為家沒有錢買化肥而著急。

“胡朝芬家有人在家沒有?”有人在喊,聽聲音好像是駐村扶貧第一書記田明。這聲音胡朝芬熟。自從2015年州市扶貧攻堅工作隊的人員進駐村後,陸陸續續的就有楊書記、田書記到來,還有州電視臺的史慶聯、王軍等也來到這裡。他們進村後,和村裡面的幹部一道,在鄉里的黃書記、孫鄉長的帶領下,走遍了村裡每一戶貧困戶家,瞭解他們的生產生活情況,還成立了一個什麼“五人小組”,想方設法幫助村裡的貧困戶脫貧。他們為了幫助貧困戶,有時候晩上一兩點了,還在村裡開會,還行走在村裡的山路上。這些,胡朝芬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哪個喊?是田書記嗎?我在家的。”

胡朝芬一邊問一邊答,一邊忙不迭地從屋裡走岀來。一看,果然是田書記和村支書,和村主任他們一路來的,還有鄉里的小趙、小吳兩個小夥子。還有一個電視臺的,人熟,但是胡朝芬喊不出他的名字來。

“胡朝芬,我們來,就是告訴你,政府在城裡面幫你們建的房子已經建好了。你們儘快做好準備,在6月12號搬家進城,村裡面和你家一起般的,一共有10家。”

“搬家進城,去興義嗎?搬家進城,去興義嗎?”胡朝芬連問了三遍,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這是真的?當她在田書記那裡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先是笑,後是哭。她說田書記,你別見笑,我這是高興和激動的。

家,就這樣搬來了,為了進城,鄉黨委和政府做了很多工作,幫他們在興義城裡的木賈和壩美建了新房,大兒子張華軍家,5口人,分得一套90多平方的,胡朝芬和小兒子張華超家住,6口人,分得兩套各60多平方的住房,三套房子加起來,215平方啊,原來他們說買180平方的,這要比那個大30多平方米,而且不需要我們貧困戶花一分錢,黨和國家,為了我們貧困戶,這得付出多少心血和汗水,這得花多少錢啊!

胡朝芬進城的圓了,她是整夜的睡不著覺,她這是興奮的,她時不時的唸叨著,我們家今天能進城,這都是黨和政府給我們的!

天亮了,胡朝芬喊醒10歲的孫女和兩個7歲的雙胞胎孫子,給她們吃了早餐,胡朝芬要送他們去城裡的學校上學。

太陽出來了,五彩的光芒照射在興義城市的上空,胡朝芬領著她的孫女和兩個孫子,行走在去學校的路上……

2019多彩貴州百姓大舞臺“我的祖國——獻禮新中國70週年徵文”啟事(點選檢視)

文/汪海

文字編輯/舒暢

視覺實習編輯/王西

編審/李纓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8 14: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