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標籤:心血管作者:科技日報2019-10-07 10:56:00

10月7日,農曆九月初九,重陽節。重陽,是落在故鄉庭院的菊花瓣,是品味勝似春光之景的巡遊,是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思念。在重陽,遂想起——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重陽·話菊

◎農曆九月,俗稱菊月。如同言端午離不了屈原和粽子,說重陽則少不了陶淵明和菊花。菊,又名“延壽客”,長壽之花,還與梅蘭竹並稱“四君子”,獨傲秋霜,晚節猶香。

“菊花知我心,九月九日開;客人知我意,重陽一同來。”重陽之日賞菊、飲菊花酒,據傳便起源於晉朝大詩人陶淵明。或許真正的安然,並非避開車馬喧,而是在心中——修籬種菊。

《菊》

節選自《四季小品》作者/朱偉

菊是有氣節之花,按古人說法,它在霜降前後才開花。霜降前後最重要一個節日是九九重陽,所以重陽節也叫菊花節。霜天林木衰、寂寥荒郊寒時,它冒霜吐穎,開始開花。此時天氣高明,萬物收縮,天地間變得疏朗。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菊花開放的樣子,古人用過兩個詞:箕舒翼張,曄曄煌煌。前一詞,花像簸箕,後窄前寬,飄逸如展翅。後一詞,曄曄是燦爛的耀亮,煌煌則是亮麗著的燃燒。而我以為,陽光下菊英之美,先是一種色調的有力噴濺,然後才是色彩持續飄逸的舒展。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五行中,秋天是金,金風四起,金土之應,所以菊黃為上。天玄地黃,土地本色,黃為正。土地生長之物,每年都以初春萌發嫩黃始,到晚秋萎黃落葉歸根。菊黃之燦爛,正因早植晚發,它類萎黃衰敗,它卻能借金水之精,開出最燦爛之花。菊黃於是就在清朗背景裡變成最奪目之色。不僅古時王后六服中顏色最漂亮的鞠衣,就取這菊黃,漢武帝時,見黃鵠下建章宮,作歌“金為衣兮菊為裳”,所以它也是皇袍的顏色。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牡丹與春色,菊花與秋色,春雨滋潤與霜露凝滯,兩種花都不屑用香氣撩人,不同氣質與秉性,卻成就截然相反的兩樣高貴。牡丹是在驕陽下傲然的豔媚,菊花是在夕陽下淡然的莊重。一個濃墨重彩居高臨下的雍容華貴,一個不屑鉛華超凡脫俗的寧靜致遠。冷淡中激發的高貴,還是要比溫潤中繁衍的高貴有骨感。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真正懂花,能構成些有趣見識的,倒還是清代李漁,他說,夭桃之美在荒郊籬落,菊花之美則全為人工扶植結果,從春到秋,因勞作延長,花工勞瘁萬端,才會獲得最終的豐腴。他說,牡丹、芍藥之美全在天工,菊花之美則全在人工,倒是“有者非自己所有”迥然不同的另一種說法。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我讀著名養花人黃嶽淵、黃德鄰父子所著《花經》,記有淡定軒主人一份“菊歷”——從立春止肥、雨水酵土、驚蟄膏地、春分分秧,到寒露觀賞、霜降衡品、立冬剪除、小雪培根,二十四節氣,真正無一刻之閒,真如李漁所說,“竭盡勞力而俟天工”。從這個角度,咀嚼李清照的“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當悟出另一種滋味在心頭。

配圖/出自@中國書畫詩詞院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詩意·重陽

此時,身在故鄉還是浪跡他鄉?此刻,你把誰想起?將重陽這碗菊花酒一飲而盡,去解一首思緒濃得千年也化不開的詩。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九日

唐·李白

今日雲景好,水綠秋山明。

攜壺酌流霞,搴菊泛寒榮。

地遠松石古,風揚弦管清。

窺觴照歡顏,獨笑還自傾。

落帽醉山月,空歌懷友生。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

唐·王維

獨在異鄉為異客,

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兄弟登高處,

遍插茱萸少一人。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醉花陰

宋·李清照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採桑子·重陽

毛澤東

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歲重陽。

今又重陽,戰地黃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風勁,不似春光。

勝似春光,寥廓江天萬里霜。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重陽·民俗

◎“塵世難逢開口笑,菊花須插滿頭歸。”重陽節又稱重九節、茱萸節、菊花節等,在唐代就被定為正式的民間節日,民間有登高、賞菊、插茱萸、吃花糕等習俗。

今年重陽節在10月7日,比去年“早”10天,也是我國第七個法定“老年節”。也許插茱萸、簪菊花已離你我有些遙遠,但敬老孝親,無需耳提面命,理應根植於骨血踐行於每日。在重陽,追溯重陽,感悟中國人賦予其濃濃的時間感與生命感。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製圖/李婷婷 王元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製圖/王爽

國慶長假即將結束

留言來分享你的牽掛吧~

來源:央視新聞

編輯:嶽靚

稽核:朱麗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7 10:5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