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歲老戰士講述親歷渡江戰役

標籤:常識作者:老年生活實驗室2019-04-24 08:18:00

1949年4月20日晚和21日,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在千里戰線上強渡長江,迅速突破國民黨軍的江防,佔領貴池、銅陵、蕪湖和常州、江陰、鎮江等城市,徹底摧毀了國民黨軍的長江防線,並於4月23日順利解放南京。今年是渡江戰役勝利70週年,近日,本報記者採訪了江蘇省軍區南京第十六幹休所離休幹部、親歷渡江戰役的老英雄史乃。聽他講述那場舉世聞名戰役中驚心動的戰鬥畫面,感受叱吒風雲的英雄往事。

戰前準備充分創奇蹟

這段時間,史乃很忙,數日內接受了多個採訪。儘管如此,已92歲高齡的老人依舊精神矍鑠、思路清晰,說起話來鏗鏘有力。“時間過得很快,一晃70年過去了,但當年那場戰役裡的場景猶如一幀幀畫面,烙在了腦子裡,至今仍歷歷在目。”坐定休息片刻後,史乃娓娓道來。

進軍江南,儘管據守江岸的國民黨多為屢敗之師,但浩浩奔騰的長江是名副其實的天塹。史乃介紹:“首先要解決船隻問題,我們緊急動員,在地方黨委以及江邊居住群眾的大力支援下,半個多月時間,從江蘇、安徽、山東等地徵集到1000多隻漁船。有些漁民船工甚至全家駕船自百里之外趕來參加支前。在擁有現代化國民黨軍海陸空立體防禦面前,人民解放軍賴以強渡長江天塹的,竟是這些漁民船工駕駛的原始木船,這是一個奇蹟。”

92歲老戰士講述親歷渡江戰役

進軍江南是一場硬仗,必須突出戰前訓練。史乃說,我軍戰士爭分奪秒地進行渡江作戰各項技術、戰術的組織訓練。在煙波浩渺的巢湖中,在皖中各江汊河灣裡,戰士們冒著寒風冷雨,在涼冰冰的水中演習,搖櫓划槳,掌舵使帆,上船次序,登陸隊形,船上射擊,聯絡訊號,武裝泅渡等等,這些對北方戰士來說需要幾個月才能學會的課目,竟在一兩週內即能大體掌握。

“戰前偵察也是臨戰準備的重要環節。”史乃說,我軍指戰員們有的化裝成漁民,越過大堤,涉足江邊,儘可能地抵近觀察對岸地形;有的參觀炮兵陣地,利用觀測所的炮鏡,仔細觀察敵陣的工事,把偵察結果畫在紙上,再反覆對照,力求準確,然後進行沙盤作業,制定戰鬥方案。每個營連都明確了自己登陸攻擊的地段和戰鬥任務,保證在登陸後短時間內拿下敵堡或集團工事。

92歲老戰士講述親歷渡江戰役

“我軍組織百餘人的偵察隊,深入南岸敵縱深,查明長江南北兩岸十幾公里多處敵碉堡、工事、實力部署等等,為渡江作戰蒐集敵軍情報。”說到此,史乃緊握拳頭,鏗鏘地說:“我軍上上下下士氣高昂,信心十足,志在必得!”

首發之師強渡長江天塹

1949年渡江戰役前,國民黨主力已在三大戰役中大部被殲,完全喪失進攻能力。我各路野戰軍已有百萬部隊逼近長江,強渡長江之戰已如箭在弦上。根據中央軍委指示和當面敵情,決定組成東、中、西三個突擊集團,於4月20日發起了舉世聞名的渡江戰役。

92歲老戰士講述親歷渡江戰役

史乃所在24軍是中路突擊集團的右翼,任務是在安徽無為縣以南,土橋一帶長江的彎曲部位首先強攻渡江。史乃告訴記者,他時任24軍炮兵團骨幹集訓指導員,參與炮兵群編成和指揮。他們自進入陣地後,即按照各種炮的戰術效能明確劃分了射擊區,將對岸15公里以內地帶完全置於我軍炮火的覆蓋之下。觀測兵把本炮分工摧毀的大小目標一一測量好,分別編號,註明經過精密測算的具體射程。“那日江面上風平浪靜,我隱身在樹叢中。直到下午5時,我軍各炮群開始射擊,還僅僅是試射。“三號目標,放……”說到這裡,史乃情緒亢奮,提高了聲調,“實戰證明,炮兵們的準備卓有成效,在下午5點鐘的試射中,就將對岸紫沙洲、聞新洲敵前沿陣地的22個碉堡摧毀了20個。”

總攻的時刻終於到來了。船隊在炮火掩護下,向著到處火光迸裂的對岸前進。船行途中,夜色中隱約可見炮彈激起的水柱。很快就聽到前面響起激烈的槍聲,70師209團5連八班首先登上敵岸,獲得“渡江第一船”的光榮稱號。

92歲老戰士講述親歷渡江戰役

史乃跟皮定均副軍長率領的前指船隨由陳仁洪為師長的主力70師登陸之後,就在灘地臥倒,觀察戰鬥進展情況和前進道路。突破江堤工事的戰鬥進行得很順利,紫沙洲守敵已大部分被解決,我軍乃以一部在洲上搜索。大部隊乘勝追擊,於拂曉前搶渡夾江,佔領了銅陵縣境的江邊陣地。“至此,我軍渡江雄師70師已經首先踏上了江南的土地。這一歷史時刻是1949年4月21日凌晨。”史乃說,他穿過了江心洲,在晨光熹微中隨部隊渡過了夾江,進入剛剛解放的銅陵縣境。看到所經村鎮撒滿街道的爆竹紙屑中,“可以想象我軍先頭部隊到達時,當地居民迎接大軍的場面有多熱烈。”

離而不休,弘揚渡江戰役精神

渡江戰役過程中,有一個情景,史乃至今記憶猶新。那日,正面由左到右數百米江堤口火光閃閃處,響起陣陣衝鋒槍和手榴彈聲,我軍各突擊連正在攻殲江堤工事的敵人。忽然,史乃耳邊傳來山東口音的呼喊聲。“‘老八路過江嘍!中央軍快投降吧!’‘老八路過江嘍,中央軍你跑不了啦!逮活的呀!’……”史乃抬高音調模仿起來,“我估計是出自支前的山東船工的歡呼聲。這是他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因為他們是勝利者。但這些船工不曉得,首先突破‘中央軍’江防的部隊,並不是‘老八路’,是七兵團的兩個渡江前鋒軍——24軍和21軍,前身都是老資格的新四軍部隊。”

回首那些浴血往事心情是沉重的,而此刻史乃臉上閃過一絲笑意。

92歲老戰士講述親歷渡江戰役

“接下來幾日,我軍各渡江部隊乘勝追擊,於4月23日順利佔領並解放南京。”史乃記得,來到位於總統府內的蔣介石辦公室時,看到裡面一片狼藉,辦公桌上的日曆永遠定格在4月22日。“時間過得好快,轉眼渡江戰役勝利70年了。”史乃感慨,“我離休也已30多年。”

30多年裡,史乃很忙。他堅持到黨政機關、部隊、工廠、大中小學校等作報告、座談,開展革命傳統教育130餘場次,被聘請為南京市“軍休幹部活動講壇”成員。多次被江蘇省軍區評為先進離休幹部。他認為,讓後代不忘歷史,弘揚革命精神是對渡江犧牲英雄們最好的告慰。

92歲老戰士講述親歷渡江戰役

史乃堅持學習,緊跟黨的創新理論步伐,撰寫出《樹立革命理想的幾個論述問題》《抓典型調查研究》等10餘篇研究文章,《解放長山島紀實》《威武之師、英雄之師》《我所經歷的抗美援朝》等100多篇回憶文章。史乃認真學習習主席系列講話精神,寫出多篇心得體會。

生活中,史乃用瘦弱的肩膀扛起了家庭責任。3年前,在妻子突發腦梗半身癱瘓之後,他細心照料妻子,不離不棄。對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兒,他三十年如一日精心陪護,直到女兒離世,用實際行動詮釋了家庭美德。2018年,史乃被評為“南京好市民”。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04-24 08: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