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涅槃的建水紫陶:留住“土”味,記住鄉愁

標籤:毛髮整形作者:中國青年網2019-10-07 16:12:00

中國青年網北京10月7日電 (記者 張樂) 時值仲秋時節,位於祖國西南一隅的雲南建水古城,天朗氣清,雲捲雲舒,一覽無餘。

古城西莊一處紫陶工坊內,一場敬香跪拜禱祝順利的祭神儀式正在進行。待儀式完成,由紅磚堆就的傳統龍窯,被火光點亮。柴木不言,火焰閃爍,晝夜不眠不休投柴蓄熱,至窯火烈烈,熱浪灼人,日月已交替了三四個輪迴。

此刻,窯內正上演著一場泥與火的共舞,千年智慧的集結與天然樸拙的相互博弈,成就的不止是天然粗獷野性的一面,更將帶來無法預測的驚喜與怦然心動的撩撥,讓人痴迷並感恩於自然的饋贈,以及人與自然對話的美妙。

浴火涅槃的建水紫陶:留住“土”味,記住鄉愁

窯火烈烈,陶器正歷經一場命運的考驗。圖片由陶茶居田記窯提供

停火之後,封上窯膛。另需三日,膛火熱退,靜待窯開……至此,歷經千年窯火的建水紫陶成全了泥、火、人的功德,無需多言,兀自敦厚古雅,歷經火吻,深沉而內斂。

這是陶茶居田記窯今年第三窯古法柴燒,歷時數日,雖繁複卻不減功力。入窯時300多件精心甄選的陶器,出窯時僅得30件精品。前期傾注心血累月而成的陶器,燒製後略有瑕疵的五六十件作品,甚至還會被一一砸碎……

在越來越多手藝人引入機械化手段,設法討巧逐利的今天,對傳統技藝的篤定與堅守,單單以“堅持”二字概括,著實力有不逮。怎麼才能守住祖祖輩輩留下的優秀傳統技藝,不斷擦亮歷經歲月沉澱後的文化瑰寶,有人拿出了二十年的青蔥歲月,並將終其一生將自己託付給這一抔陶土、一把刻刀、一束乾柴。

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建水紫陶燒製技藝省級傳承人,田靜回溯來時的路,談的更多的是身為手藝人的充實感與幸福感,以及攜傳統技藝走向國際的自豪感與尊榮,“從內心滋養出的幸福感是方方面面的,這樣的幸福更應珍惜。”

留住“土”味,守住初心

以鮮美回甘聞名國內的汽鍋雞,是氣味與器皿繾綣纏綿的結果,一開一合間,汽鍋透過泥土的呼吸帶來自然的味道。對於生於斯長於斯的田靜而言,過年過節吃的汽鍋雞、爺爺喝茶的大茶壺,更多的是骨子裡就有的東西,就是中式生活本身。

耳濡目染間,打小就喜歡團弄泥巴的她,沒有其他旁的心思,就是單純地想要去學。時隔多年,當年十多歲幾無閱歷的她,歷經二十年的磨礪成長為非遺傳承人,再回想起當年師傅“我不做這個做什麼”的話語,也開始慢慢參悟“宿命”二字,那種把千年傳承打進生命中的緣分。正如她自己過往年歲裡,打定主意從不倦怠要把父輩手藝傳下來那樣,建水的泥土滋養著她,鄉情滋潤著她,興趣也好,情緣也罷,融入生活與生命中的紐帶,是怎麼也斬不斷的。

浴火涅槃的建水紫陶:留住“土”味,記住鄉愁

田靜一天會在工作室待12個小時之久,有時全情投入,連吃飯都會忘記。圖片由陶茶居田記窯提供

建水紫陶起於當地獨的一抔陶土。祖祖輩輩用什麼樣的原礦土,哪些可以配進去做泥料,泥料的塑性如何,泥料的收縮以及燒製出來的色澤又是怎樣的……手藝人的情與愛,由陶土開始,承傳古法,以物造物。

從原礦土到製陶泥料,12道工藝各盡其用。採、甄、研、配、浸、濯、澄、瀝、曝、藏……匠心獨運,無一儉省,皆承傳統。精中取精,直至巧克力濃漿般絲滑,女人臉上的脂粉般細膩。為等待一塊泥料成熟,需費兩年甚至更長時間之久。

“由每一道手工,看見非遺精神”,田靜理解的“精”,是一道又一道手藝的疊加,原汁原味,不減歷史痕跡,更要不得半點馬虎。這其中的工序,流程,傳遞出的是道地與古樸,也是對自然與傳統的遵循與敬畏。

泥土的塑形不只是點、線、面的組合,更是製陶藝人在對膏泥的泥性爛熟於心後,實現藝術性與功能性相統一的造型。在反覆塑造線條之美時,饒是一枚小小的茶盞,也要精修700多刀。更不用說修飾刻填時的巧工,更要揣摩器型表現相得益彰的效果,心力的投入全都將直觀投射到作品上。

浴火涅槃的建水紫陶:留住“土”味,記住鄉愁

一雙手,成就了一件陶器,也傳承了老祖宗千年的智慧。圖片由陶茶居田記窯提供

正如田靜所說,做手工藝入門並不難,但要深入鑽研,又極其不易。她以紫陶刻填作品為例談到,要刻填孔雀、麟毛、水波紋這種細緻的圖案,沒有十幾年功力是無法完成的,“這種手工藝的價值,是每一步必做一細。”

72道工藝的細心打磨,精緻至極。要完成一件紫陶作品,入窯燒製前少則3個多月,長則一年,“一系列手藝結束後方能入窯。可以想象,入窯時怎能不莊重”。但還不夠,窯火的考驗才更加焦灼。即便經年累月,如果未能浴火重生,燒前再完美的作品,到最後也只是徒勞。這份厚重的希翼與期待,與如臨大考的緊張感交織在一起,所有情緒全都匯聚在窯開那一瞬間。

傳統柴燒全憑經驗積累,任何一個條件發生細微變化,都需窯師相機而動,綜合判斷之下,燒製出帶有窯師自身特色的作品。窯變的色澤總能讓人生出無限感慨,泥土遭火噬之後命運幾何,在窯師,更在其自身造化,與自然道法。

正因為此,歷代祖祖輩輩不斷實踐不斷失敗,又不斷總結方式方法的傳統紫陶燒製108道技藝,才被刻上了歲月印記,彌足珍貴。“人活著,藝活著。就是這樣一個道理,(只有傳承)才能呈現活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田靜非常篤信這一點,從傳統制泥到古法柴燒完整的傳統技藝流程,一環一扣,謹遵祖宗箴言。

浴火涅槃的建水紫陶:留住“土”味,記住鄉愁

熱浪灼人,窯師在窯口觀察火勢,辨別火力,隨時做出決策。圖片由陶茶居田記窯提供

這樣一把精湛的手工制壺拿在手上,人與物的關係不再冰冷,而是可以交流互動,互通心意。具備同樣功能的工業製品水壺,顯然無法讓人生髮出如此情感。這是一種生活方式的浸入,一種承襲千年的在地文化,一份融於血脈的自信與榮光。

自2004年成立陶茶居,15年過去了。儘管沒有吐露太多,但田靜這些年為留住“土”味所付出的艱辛與守藝的不易,並不難想象。面對諸多誘惑,田靜與陶茶居的選擇從未改變。哪怕遇到再多困境,都始終堅信靠雙手、靠堅持來恪守初心。

在大多數人都無法分辨真正的傳統手工藝、未能認識到手工可貴的那一刻,在建水當地人對紫陶燒製技藝都不怎麼了解的那一刻,在其他手工藝人想著法討巧以機械加工搶佔市場的那一刻。不忍老祖宗留下的優秀傳統文化逐漸沒落消失不見,陶茶居邁過了一道又一道坎,“連年虧損,只有情懷在”談起這一路的步履艱難,田靜淡淡的語氣中,更多的是韌勁與信念。

在堅持傳統技藝的同時,田靜也非常明白一點,只要人們需要它,技藝就可以傳承下去。她直言:“非遺的精神就是在把傳統技藝原汁原味傳承下來,在發揚技藝方式方法的基礎上,實現做工手藝形制上的創新”。早期用於製作生活器具的紫陶,如今被賦予了更多文化內涵。“汽鍋雞是珍饈美味,這樣的材質來泡茶、貯茶、存水,能差到哪去?”一如陶茶居名字本身,紫陶作品不斷從造型上走向現代生活。用途的改變,成就了另一個傳奇。普洱茶香與紫陶神韻的疊加,開啟了一段有關相遇的美好故事。

如今,從傳統制泥工藝、到制壺水準、及至傳統柴燒,陶茶居田記窯已然成為建水紫陶技藝與品質的引領與保證。而田靜在把20多年的青春獻給紫陶技藝後,體會更深的,卻是“做一個手藝人太幸福了”。她感念於自身的幸運,那種從心底而來的快樂溢於言表。

活態傳習,記住鄉愁

“你做這個器型,是基於什麼樣的想法”,佇立在一個學徒身旁,田靜不疾不徐地問道。

於2018年成立的田靜紫陶技能傳習中心,是向更多青年人尤其農村青年傳授紫陶技藝的公益組織。“就是想把自己豐富的經驗,一步不落地系統傳承下來,讓更多農村青年有機會走進來”。談及傳習所成立的初衷,田靜對於這些年習得的經驗技能毫無保留。

浴火涅槃的建水紫陶:留住“土”味,記住鄉愁

越來越多年輕後生的加入,為技藝的活化傳承積蓄更多力量。圖片由陶茶居田記窯提供

在田靜看來,保護和傳承非遺是一項全民性工程。具體到紫陶技藝,作為非遺傳承人,要細化整理傳統技藝的每一道工序,形成完整理論,而後實現優秀傳統文化的接力。

感念於當初師傅們的樸實無私與默默支援,她在傳統的師徒傳授方式基礎上做出創新,搭建平臺,讓更多孩子從一張白紙,走入傳統工坊,通過技術交流、情感交流、責任交流,甚至道德品質的交流,潛移默化中,不僅習得了傳統技藝,更多的是對人生的感悟與為人之道。

傳習中心的學員,大部分都是農村青年,甚至很多文化水平並不是很高。為什麼偏培養農村青年?“培養他們就業創業的能力。這是我比較重視的”。田靜從2009年開始帶徒弟,十年間的實踐,通過自身努力和技藝學習,原本文化水平不高、就業困難的農村青年,憑藉細緻的手藝,獲得了更大的競爭力。手工藝的魅力在現代化生產的今天,魅力更顯珍貴。

傳習中心除了日常的技能傳授,更加生活化。對於初到的學員,田靜總是不厭其煩地叮囑他們,來到這個地方,不要想是否對得起師傅與父母,而是多想想是否對得起自己,要捨得投入,願意鑽研。她也會經常提醒學員注意保護視力,多做身體拉伸,養成好的習慣,要有好的手藝,還要有好的身體,“我的視力就在不斷下降,長期盯住器皿特別費眼睛,別到時候手到了,心到了,但是視力不行了”。

師徒之間、學徒之間的傳幫帶,不只體現在手藝上,還有與人打交道的能力,以及相互碰撞出的關於作品靈感的小火花。“這也是我這些年,為什麼一直願意從事這件事情的原因。這種快樂有帶徒的嚴謹,也有忙於活計的開心,就願意把這種快樂幸福分享給更多人”。每一期學員結業,田靜都像對待自己的孩子那樣,看著他們哭、笑、懊惱、成長,“有時候又好氣又好笑”。

學員們從田靜那裡獲得的,有指導,有鼓勵,有肯定,有點撥,有關心,更有滿滿的誠意。學成後出去就業創業的小有成就,留在陶茶居的也都勤勤懇懇,認認真真,自得其樂。在一個沒有太多就業選擇的西南小縣城,農村青年僅掌握了手藝,更在歲月流轉間,獲得了傳統工藝帶來的文化滋養。對於師道的敬畏,對於禮儀的重視,對於他人的包容,一點一滴重塑了他們。

然而,回溯到2009年,田靜即使免費提供場地教授手藝,甚至連學習工具都提前買好,也沒有那麼多年輕人願意從事這個行當。“當時我挺傷心的,很多家長直接就把孩子帶走了。”聽到手藝、文化這類字眼,對於沒有接受過教育的農民來說,並不能理解學習手藝到底能幹什麼,對他們的生活又會有哪些改變。田靜為此想盡一切辦法,還為家庭貧困的學徒提供生活補貼,讓他們免除後顧之憂。

就這樣,長於鄉土的建水紫陶,逐漸有了更多年輕後生去接力。對於他們而言,改變的不止是就業現狀,也改變了整個人生。

李丹丹已經跟著田靜學習了五年,回想起當初拜師的情景,至今難掩激動之情,一開口就哽咽了。“對我自己來說,拜師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折點,覺得很幸運。”,她感覺拜師後又多了一個家,有像父母一樣疼愛她的師傅,有相互幫助互相學習的師兄妹,“師傅教我泡茶,教我待人接物,教我做東西,讓我身心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不會像以前那麼焦躁,更多的是包容與理解,心態平和地去處理事情。”

李丹丹反覆敘說她的幸運,而她也表示會同樣將學到的東西教給師弟師妹,讓更多年輕人學到好的技藝,進而提升自己,擁有更好的生活。

傳承千年的紫陶,與龍窯裡的灼灼烈焰一般,勢頭正旺。創新的活化傳習方式,讓人們記住鄉愁,也留住了血脈中文化的根。

田靜的幼子還不到十歲,也喜歡玩泥巴,“有時候很奇怪,我也沒有教過他,但是他拿泥巴的時候就會輕輕捏住邊緣,而不是像其他小朋友一樣用手掌抓住。”田靜驚奇於兒子的對泥料的感覺。也希望他能做一個紫陶的手藝人,把紫陶手藝傳承下去,“對他們這一代,我們會有更多的希翼,但還是會回到中式生活方式,可以有更多作品傳承下去。”託付了一生的田靜,內心希望兒子能夠接過她的活計,繼續傳承下去。

(來源:中國青年網)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健康網综合网讯2019-10-07 16: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