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健康 >健康

Lancet子刊:何為「腸道健康」?意味著什麼?

2021-03-24 00:00:00健康

編者按:

毋容置疑,「腸道健康」對於人體的總體健康很重要,其中腸道菌群又在腸道健康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對腸道菌群的認識目前還有許多不足,什麼是最佳腸道菌群也尚不明確。此外,每個人存在遺傳差異,因此可能並不存在適用每個人的「最優」飲食。那麼究竟什麼是腸道健康?怎樣才能實現真正的腸道健康呢?

近期 Heidi M Staudacher 和 Amy Loughman 兩位作者在 Lancet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發表了一篇聚焦腸道健康的文章,題為「Gut health: definitions and determinants」。今天特別編譯該文,與諸位讀者分享,希望大家透過此文對「腸道健康」有更深刻和客觀的認識。

什麼是「腸道健康」?

腸道健康(Gut health)的概念已被營養博主及其讀者廣泛採用,但很少在臨床環境中提及,也很少在科學文獻中使用。大眾媒體暗示解決所有健康問題的關鍵是滋養我們的腸道,例如,喝康普茶和避免麩質。但究竟什麼是腸道健康呢?作為一個公眾日益關注的健康概念,它是一個值得更仔細研究的術語。

有趣的是,這個詞出現在最近的一些科學出版物中,表明它已經成為一個越來越被接受的概念,儘管目前還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這些論文包括來自著名科學家的研究,他們致力於定義影響腸道功能和生理的飲食成分,以期改善疾病或降低未來發生疾病的風險。

這些論文認為,腸道健康的定義是沒有胃腸道症狀(如腹痛、腹瀉)和疾病(如炎症性腸病、結腸癌),以及沒有其他不良區域性情況包括腸道通透性增加、粘膜炎症或短鏈脂肪酸缺乏(或甚至過量)。

之前一篇對益生元碳水化合物的綜述論文支援了這些看法,並提供了所謂的腸道健康生物標誌物的總結,還強調胃腸道微生物組是實現腸道健康的主要貢獻者。

根據我們上面的定義,腸道健康最顯著的驅動因素是飲食。但是,在這一點上,大眾看法和科學證據之間也存在很大分歧。例如,目前還沒有確鑿的人類證據表明,攝入加工食品或精製糖會對上述腸道健康產生負面影響。

所謂的十大腸道健康食品清單也不是特別有用或有效果,相反,它們將複雜的飲食簡化為少數高纖維的食物,而忽視了食物間細微但重要的差別。

例如,食物中存在多種型別的纖維,每種纖維都具有不同的理化特性,這些特性決定了它們對胃腸道功能和微生物調節潛能的影響。事實上,我們也不確定是否所有型別的纖維對腸道健康都是必需的。從動物研究來看,某些種類的纖維攝入過多可能對結腸有害。

發酵食品是關於腸道健康的觀念與證據不一致的另一個很好的例子。雖然發酵食品具有理論上的改善腸道健康的潛力,但並非所有發酵食品在攝入時都含有活的微生物。即使含有活的微生物,在用具有科學共識的益生菌定義來權衡時,它們也不全屬於益生菌。儘管有一些證據表明一些發酵食品的微生物會在胃腸道中定殖,但它們對胃腸道疾病的潛在益處所獲得的研究關注還很少。

存在「最佳飲食」嗎?

關於腸道健康的公共健康傳播面臨的最大挑戰可能是所謂「最佳飲食」的個體化特徵。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人們對飲食的代謝反應是高度個性化的,這表明對一個人最好的飲食對另一個人可能並非如此。

飲食與健康關係具有個體化特徵的一個主要驅動因素是腸道微生物組。最近微生物組研究的一波科學發現表明,腸道微生物組與代謝、免疫和中樞神經系統緊密關聯,同時還發現腸道微生物組在胃腸道疾病和維持胃腸道上皮細胞等方面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這些表明了其在腸道健康中的核心作用。

然而,目前還不可能定義「最佳腸道微生物組」,因而也無法就如何實現這一「最佳腸道微生物組」目標提出建議。當前還存在許多相關的未知因素,包括特定微生物種類和菌株是如何動態變化和相互作用,特別是在不同的宿主條件下,包括宿主近期或長期的飲食影響。或許大部分的微生物組譜系都可以被認為是正常的或健康的。

儘管如此,還是有一些廣泛的相關因素可能會預測更好的腸道健康。宿主遺傳因素很重要,但顯然不容易被修改。根據現有證據提出的一般性建議包括遵循國家健康膳食指南,全球範圍內多數膳食相關指南的建議包括攝入多樣化食物,攝入富含纖維的食物(如水果、蔬菜、豆類和全穀物),避免過量飲酒,避免濫用藥物和不必要的藥物,定期鍛鍊,並參與支援心理健康和壓力管理的活動。

亟需更加完善的定義

腸道健康是一個很流行,但還缺乏深刻理解的術語。腸道功能對整體健康至關重要這一事實是毋容置疑的。但亟需的是確定一個更加完善的定義,以及更現實地看待當前證據基礎的不足。

原文連結: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2468125321000716

作者|Heidi M Staudacher, Amy Loughman

編譯|陳彬林